-

“嘿嘿,我再給你說說林耀東和那些權貴以及女人的故事,非常精彩……”

小姨子非常有興趣給人說,喋喋不休,把林耀東說的神乎其神,將不少權貴的老婆、女兒們玩弄在股掌之間。

那些權貴卻完全反應不過來,等反應過來時,證據早已被銷燬。

確實有手段!

不過葉凡也發現了一個特點。

這林耀東想要對付一個人,一般不會直接跟那人正麵剛,而是從他身邊的人入手,玩弄於股掌之間。

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來!

“你姐又說去哪裡嗎?”

“冇有,不過走的時候好像挺緊張的,也很迫切。”

“壞了!”

楚明心可能被林耀東盯上了。

越發覺得不對勁。

現在楚家落寞,楚明心重振楚家之心非常迫切。

不會在這個時候被衝動衝昏頭腦了吧。

葉凡拿出手機,要給楚明心打電話,這才發現根本就冇有她的聯絡方式,道:

“趕緊給你姐打個電話,問她在哪裡!”

楚明月看到他這麼著急,掏出手機打電話。

“不在服務區!”

楚明月也有點慌了,抓住葉凡的手臂,搖晃說道:

“我姐不會出事了吧?二狗,你得救我姐啊!”

葉凡也很急,說道:“我也想救啊,問題是現在不知道她在哪裡,對了,想辦法找一下林耀東在哪裡。”

楚明月臉色蒼白,有些結巴,道:

“你覺得可能和林耀東有關?”

剛剛自己還說林耀東有多麼厲害,手段多麼了得。

冇想到居然近在眼前。

葉凡的手機響起,是餘嘉芸。

“喂,小芸!”

餘嘉芸在那邊急忙說道:

“葉凡,快,去救表姐,她被抓了。”

“她在哪兒?”

“狗市!你去狗市找王五黑狗。”

“狗市?好,我馬上去。”

葉凡奪門而出,十萬火急。

楚明月根本追不上,在後麵直喊:

“二狗,我有車,我送你去。”

兩人來到狗市。

剛走進去,看到很多寵物店,都是賣賣狗的,還有不少人過來閒逛,有些小狗挺可愛的,更多的是年輕人男女過來。

“王五黑狗,你知道在哪裡嗎?”葉凡問道。

楚明月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找他?壞了,我姐可能會有生命危險。快,跟我走。”

直奔裡麵去。

這一條街都是各種狗,各個品種,越往裡麵走,狗的類彆越複雜,看起來也冇有那麼可愛,甚至有些看起來很醜。

葉凡跟著小姨子走,問道:“這王五黑狗是什麼人?怎麼會有危險?”

楚明月加快步伐,說道:

“這人養的狗都是是為了鬥狗用的,十分凶殘,還是各種惡犬,在這條街是出了名的,誰都不願意去招惹,甚至都願意去看一眼。”

“他的那些狗奇臭無比,一條條獠牙露出來,非常嚇人,據說還吃人肉,你能想象到的各種惡犬,他那裡都有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這地方還有人鬥狗?

兩人來到最裡麵。

越往裡麵,人越少,都也變得越來越凶殘,不像剛進來時看到的寵物狗那麼可愛。

有些被關在籠子裡,齜著牙,流出粘粘的哈喇,發出憤怒的聲音。

終於來到最後一個。

一個禿頂男人坐在門口,磨著一把彎刀,旁邊兩側蹲著兩條奇臭無比的位元犬。

這種犬具有極強的殺傷力,屬於凶猛的犬類,一般很少見,隻有在鬥狗場纔會見到,也不允許市麵上買賣。

男人看到磨刀,頭也不抬,沙啞的嗓音問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