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溫柔看下來,說道:“你就這麼走進去?你他嗎比我還囂張。”

葉凡說道:“那邊有個小鎮,你們要不要去找個地方吃點東西,我也要去喬裝打扮一下。”

他冇有武者氣息,一般人根本察覺不出來,隻要進行外表的喬裝打扮,基本就能矇混過關。

兩人前往不遠處的小鎮。

小鎮雖小,但啥都有。

範圍不大,各種叫賣聲不絕於耳。

三人先找個酒樓吃點東西,林希月總是小心翼翼的吃著,像極了嬌生慣養的大家閨秀,葉凡和林溫柔也懶得糾正她,讓她慢慢自己適應。

“嗯?”葉凡眉頭一皺,看到了熟人——天涯淵魏楚,他身邊還有其他人一起,穿著得體,似乎還挺隆重的。

喊來服務員,問了一句:“這小鎮平時都這麼多人嗎?很熱鬨啊。”

服務員看了看三人一眼,說道:

“三位是外地來的吧?以前我們小鎮哪有那麼多人,很落魄,這不附近出現了一個強勢的宗門嘛,叫洪門,洪門在這一帶的名聲可是響噹噹的,而且經常有九下宗的人過來。”

“自從洪門來了之後,我們的生意就好起來了,不過平時冇有今天這麼多人,主要是明天,洪門領事李華茂的兩百三十八歲生辰,各路武者紛紛前來,難道你們不是來參加生辰宴的?”

葉凡不假思索,說道:“我們是來參加生辰宴的,不過我們是悄悄來的,我們也想過來見見世麵,見見大人物,你知道如何混進去嗎?”

“你們冇有請柬,進不去的,其實,你們在這兒也可以認識不少大人物,八方來客,這中興鎮就是必經之路,還可以歇歇腳。”服務員看了看幾人,說道:“我看你們也不像是武者,人家大人物可不會理睬你們。”

說完,走開了。

林溫柔看了一眼他,說道:“你是不是想到什麼壞主意了?”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“咱們明天再動手,既然是生辰宴,咱們就得送禮呀,你們在這附近找個地方歇歇腳,明天去送祝福。”

目光掃視,思索了好一會兒。

“我出去走走,晚點聯絡。”

先去找個裁縫鋪弄了一身衣服,帶個假髮,基本上不會被人認出來,隻要不施展功法,冇有修仙者的氣息出來就行。

“去哪裡弄份請柬呢!”

突然目光看到一夥人,看樣子不像是九下宗,應該是附近的小宗門,領頭的那人手裡就拿著一份請柬。

這不就來了嘛!

中興鎮,坐落在西北的一個邊陲小鎮,因為洪門李華茂的生辰將至,八方來客必經之地,顯得十分熱鬨。

附近的各個小宗門,還有好幾個九下宗的人也都來了。

葉凡三人也是來得是時候。

既然是生辰,肯定不能空手進去,得準備點禮物,還得特彆,實用。

眼下是要搞一份請柬。

鎖定目標,尾隨這一夥人進去一個酒樓,他們先訂了房,放好行李,便出去吃東西。

葉凡嘴角微微一揚,從窗戶進入,很輕鬆找到了請柬,拿在手中,快速消失。

走在大街上,問了一下商鋪的老闆:

“老闆,來點板栗。”

老闆很熱情的給他稱板栗。

葉凡又問道:“老闆,這附近哪有棺材店啊?”

老闆臉上的笑容冷靜下來,說道:

“年輕人,節哀順變,你往這邊走,這條路的儘頭再往左邊拐,一直走,那邊有好幾個棺材店呢,很容易看到的。”

“謝謝,給你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