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九下宗的代表們都在幫洪門說話,倒黴的小宗門血濺當場。

葉凡也不打算出手。

無冤無仇,冇必要多管閒事。

林溫柔也是這個態度。

“幾位有點麵生啊,不知是我洪門哪位弟子邀請過來的。”一位年輕的弟子看著三人,很隨意的說道。

葉凡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李華茂邀請來的,怎麼?要對我們進行盤查?”

就在這時!

另一位洪門弟子過來,說道:“師兄,門口有人鬨事,說他們是受邀而來,但邀請函丟了。”

“我去看看!”

兩人趕去門口的方向。

葉凡嘴角微微一揚,那些個倒黴孩子終於來了嗎?

估計又是一場血濺空間。

果然,冇多久,便聽到打鬥聲。

葉凡拿起一隻羊腿,啃起來。

洪門的李華茂開始自己的演說,主要是感謝各位來賓什麼的,特彆點名了九下宗的名字,突顯洪門和九下宗的關係。

震懾下麵的宗門,以便日後收編和拉攏,一切都是計謀。

葉凡懶得理會,吃纔是硬道理。

“……天涯淵第一護法,魏楚前輩,以及天涯淵的弟子們,南山宗的代表……”

一個個九下宗的名字被念出來,除了萬朝城、寧舊澗,其他宗門都有代表過來。

突然!

李華茂的聲音停下了,目光一直看著某個方向,眉頭一皺,徑直的走過去,有些難以置信。

那是葉凡三人的方向。

“葉……葉凡?”

聲音不大,卻足以震驚在場所有人。

所有目光紛紛看來。

不少充滿敵意的目光投來,更有人已經手握劍柄、刀柄、隨時出手,怒火在燃燒,特彆是洪門的人。

一大批人圍上來。

之前和葉凡三人靠近的人也紛紛遠離。

三人一下子成為焦點。

“北鬥宗的葉凡?”

“葉凡,是誰啊?”

“好像說是東南邊界的一個宗門的宗主,據說前段時間在萬朝城表現很猛,實力很強,冇想到是他嗎?”

“東南邊界那麼遠,怎麼跑來到大西北這麼遠,難道是來給李前輩祝賀的?”

“不知道,應該是吧,就是這氛圍感覺不太對,洪門的人好像都帶著殺氣。”

“……”

附近的小宗門對於北鬥宗並不瞭解,畢竟距離甚遠,北鬥宗也不是九下宗,名氣冇有那麼大。

不過九下宗的人對於北鬥宗還是很熟悉的,特彆是葉凡的大名。

一位中年男子上前幾步,盯著葉凡三人,說道:

“你們怎麼出現在這裡?”

葉凡和林溫柔很擔心,林希月有點緊張,已經手握劍柄,隨時出劍殺敵,警惕的盯著四周。

葉凡很隨意手裡還拿著羊腿,說道:

“你是誰?”

“洪門長老白鴻禎,也是這次生辰宴的組織者,所有的邀請名單都是我列的,並冇有北鬥宗,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想要乾什麼?”

葉凡拿出請柬,說道:

“我收到了邀請函,不遠千裡過來祝賀,你們這是什麼態度啊?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?我真是太失望了,我可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。”

白鴻禎怎麼會信他,再問道:“你到底想要乾嘛?”

葉凡再說道:“祝賀啊!”

目光看向李華茂,露出燦爛的笑容,說道:

“北鬥宗宗主葉凡,祝洪門領事李華茂早日登上西方極樂世界,享受天倫之樂。”

“你……”李華茂頓時氣得臉都鐵青了。

這不是在咒他死嘛!

葉凡急忙說道:“李領事,今天你是壽星,彆生氣,我真的就是來祝福的,我連賀禮都準備好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