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人如龍,強勢無匹,特彆是葉凡和林溫柔,兩人所過必濺血,屍骨橫陳,宗師境武者,入道境武者,直接裝進棺材裡。

稍微弱點的林希月也是入道境中期的強者,一般人根本無法撼動,她的劍芒凶猛,儘管冇多少戰鬥經驗,但麵對這些比她弱太多的人,毫不費力。

而洪門的人越來越多,已經接近萬人之多,還在源源不斷的出現。

前來參加生辰宴的宗門都站在一旁,也有一些小宗門為了贏得洪門的好感而參戰,不過隻有當炮灰的份。

唯一有一戰之力的是在此的九下宗,卻一個都冇有參與。

“魏老,咱們就這麼看著?”一位中年婦女看著戰場,手中利劍緊緊握著,咬著牙,想要出手,但又不想第一個出手。

魏楚看了她一眼,說道:“你長甘宗想要幫忙,我並不會阻止,不過我建議你們從那邊那個女孩下手,她算是三人中最弱的一個,不過看她的修為,至少也是入道境中期,你一個人可不行。”

南山宗一位陸地神仙走過來,說道:“葉凡三人雖強,但終究隻是三人,洪門有上萬人,據我所知,洪門在總部也有地仙境武者,應該已經在趕來的路上,我們必須要出手,葉凡必須死!”

魏楚冷笑一聲,看著葉凡三人彷彿進入屠宰場,手起劍落,一劍能帶走百餘人,到處都是屍橫遍野,到處都是哀嚎連天,到處都是血流成河……

這三人是真的狠呐!

而且隻要是擊倒了陸地神仙,就直接裝進棺材裡,偶爾也會有一些宗師被裝進去,不知死活。

反正被裝進棺材之後,也就一兩個人砸碎棺材出來的,其餘人基本不見動靜。

“齊陽州,你們南山宗不是和北鬥宗有半年的休戰協議嗎?你要參與?”

此人是南山宗的八長老齊陽洲,身為陸地神仙,他代表南山宗前來參加宴會,冇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。

看著凶猛的葉凡,說道:“那個協議隻是說我們和北鬥宗休戰,但並冇有說我們不能在外麵單殺葉凡,而且我們身處亂局,是葉凡主動來引戰的,也不算違背協議。”

目光看向周圍的幾位陸地神仙,都是各個宗門的代表,說道:

“諸位,北鬥宗能戰的也就這三人,而洪門還有地仙在,我們和地仙聯手,定能殺了三人,屆時,北鬥宗便可滅。”

來自雲巢宗的陸地神仙說道:“我記得黑匣子劍客和魔宗邪月自從那一戰之後,並未離開北鬥宗。”

齊陽洲肯定的說道:“離開了,早就離開,我們已經去驗證過了,自從那一戰之後,這兩位就從未露過麵,應該是早已離開,你們想想,小小一個北鬥宗,憑什麼能留住這兩位傳奇人物,連六上宗之一的天狗宗的留不住,更彆說北鬥宗。”

雲巢宗的陸地神仙沉默了。

很多人都猜測黑匣子劍客和邪月離開了,畢竟他們想不出北鬥宗能留下兩位大人物的理由,但又不確定。

也是難搞!

看向眼前的戰場,葉凡和林溫柔縱橫其中,渾身是血,殺意高昂,一拳轟飛數百人,空中早已變成血紅色,葉凡的一劍更是血濺千米。

遇到陸地神仙照打不誤,最後還裝進棺材裡。

而另一邊,未曾見過的女子麵對的基本都是陸地神仙以下的武者,更是手到擒來,一把利劍縱橫無敵,殺敵無數。

“各位,你們看她的劍法……”雲巢宗的陸地神仙盯著林希月不停的殺人,不停的揮劍,眉頭微皺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