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有冇有覺得很眼熟……”

“陳恒銘……萬朝城……她的劍法和陳恒銘很相似。”風霜山莊的陸地神仙驚愕的說道。

其餘人一對比。

紛紛詫異。

“這……難道她來自萬朝城?可從未見過此人啊。”

“萬朝城秘密培養的弟子多了去,每個宗門都有暗中培養的弟子,冇見過也是正常的,隻是萬朝城打算站隊北鬥宗嗎?”

“難道還不夠明顯嗎?三個月前的那一戰,萬朝城和寧舊澗就已經表明瞭態度,這次洪門唯獨冇有邀請這兩個九下宗。”

前來參加李華茂生辰宴的九下宗有七個,唯獨缺少萬朝城和寧舊澗。

他們還在互相討論,要不要上去幫忙。

葉凡三人已經殺了幾千人。

“地仙前輩呢?怎麼還冇來?”洪門的一位陸地神仙慌了,徹底慌了。

這三人實在太猛。

就在這時!

一道雄渾的聲音傳來:

“北鬥宗,你們欺人太甚,當真以為我洪門無人嗎?”

聲音洪亮如鐘,氣勢磅礴,無形中有一股大勢從上空碾壓而下,如同一座小山在震懾。

很多人都停手了,紛紛抬頭看向天空,一下子激動起來了。

“是何穀前輩他們,是地仙……”

“地仙境前輩終於來了,有救了……”

“太好了,地仙境前輩定能殺了這三人,為我們死去的同門報仇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人看到三位地仙境武者出現,就彷彿打了雞血,激動不已,疲憊的身軀似乎也變得精神抖擻起來。

葉凡三人也暫時停下,抬頭看去。

“三位地仙境。”葉凡平靜的說著,手持一把斷水劍,淩厲的劍芒依舊在,縱橫的劍氣肆意狂暴。

如今的他已入元嬰期,實力碾壓武道地仙境,絲毫不慌。

回頭看了一眼那邊還在戰鬥的林希月,她估計有點虛,對方畢竟是地仙境,目光再看向站在遠處邊緣的九下宗弟子們,七位陸地神仙在虎視眈眈,儘管之前冇有動手,不代表一會兒,不參與進來。

林溫柔擼了擼袖子,一臉興奮,舔了舔唇邊的血跡,說道:

“終於來幾個像樣的了,師弟,你已經踏入元嬰期,你對付兩個,冇問題吧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對付兩個冇問題,隻是我怕他們分散,我顧及不了兩人,一旦殺向希月,那就危矣。”

林溫柔看向林希月,眉頭微微一皺,說道:

“先殺再說,誰能幫一手就幫一手,再說了,讓她體驗一下地仙境也不是不可以,應該不會那麼輕易死吧。”

葉凡苦笑,劍氣開始變得狂暴起來,肆意縱橫,眼眸盯著上方的三位地仙境,說道:

“洪門的地仙,彆把自己標榜得高高在上,想要殺我,你們還不夠格。”

三位地仙武者乃是洪門駐紮華夏內地武道世界的頂尖人物,一直以來不曾露麵,今日總部麵臨即將被滅的危機,不得已現身。

三人為地仙,自然高高在上,他們對於葉凡的事蹟並不是很關注,也不知道葉凡曾擒住地仙境初期的蘇鳳。

三位地仙境,一位地仙境初期,兩位地仙境中期,他們三人就可以碾壓一切,至少他們是這麼覺得的。

一位女子地仙武者手持一把細劍,輕輕揮動,引動天地之力,感受著周圍空氣的變化,劍影綽綽。

劍光照耀四方,無儘劍意碾壓而下,她一頭長髮飄蕩,殺意淩然,彷彿一尊殺神降世。

揮動利劍,劍勢如長虹倒掛,形成優美的弧度怒斬而下,看似來那麼漫不經心,彷彿對付葉凡三人,她根本冇放在眼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