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希月還冇給她生個大胖小子,還不能死。

“葉凡,彆東張西望!”

女地仙境武者手中的細劍斬殺過來,劍勢極強,驚鴻而至,速度極快,那位入道境初期的武者也殺過來。

一刀一劍,氣勢磅礴,彷彿能夠移山平海,空氣彷彿被他們斬斷層。

葉凡想要速戰速決。

本身的氣勢再次攀升,暴漲。

“大地之劍!”

地表震盪,周圍遊蕩的劍氣凝聚於眼前,吸收進去手中的斷水劍。

斷水劍豎立於眼前,劍光直逼高空,與驕陽爭輝。

眼前的大地開裂。

一把巨劍升騰而出,不斷往上,逐漸包裹手中的斷水劍,激發出來的劍氣極其狂暴,比之前不知強多少倍。

連五百米之外戰鬥的武者都感覺到莫大的壓力,難以置信的看向這個方向,甚至有人已經被這強勢的劍氣所殺。

“這……這劍氣怎麼會這麼強……”

“好強的劍意……啊……”

震驚眾人。

連殺過來的兩位地仙境武者都有些詫異,感受到了一股劍意的壓迫,但他們可以承受,依舊斬殺過去。

隻是變得越來越凝重、越來越謹慎。

當從地下出來的巨劍徹底和手中的斷水劍融合時,那一道劍芒無可匹敵,連驕陽之光似乎都暗淡下來。

葉凡手持利劍,雙眸如刀,一身殺意,如同殺神。

抬劍,周圍的空氣在抬劍的過程中不斷被切割斷層,恐怖的劍勢摧毀天地,大勢不可擋,斬殺向前。

直斬兩位地仙境武者。

兩人在這一瞬間,感覺到了死亡的窒息感,想要躲避,已經來不及,便要全力以赴,渾身勁氣鉚足,絲毫不保留餘力。

一刀一劍,絕世一斬,牽強聯合,橫推過去。

但卻在遇到巨劍鋒芒的那一瞬間,他們的刀劍大勢瞬間瓦解,甚至無法幫助他們擋住任何的傷害。

那一道巨劍鋒芒殺向兩人肉身,十分強勢。

兩人啟動防禦功法,手中刀劍擋在身前,依舊能夠感覺到撕心裂肺的痛苦,渾身筋脈幾乎斷絕。

特彆是地仙境初期的武者,筋脈儘斷,內臟炸開,看著外表,似乎冇多大事,體內已經被攪爛了。

重重的砸在一棵巨樹上,被一根鋒利的樹枝穿過肉身,大量的鮮血順著樹枝流向樹乾,一路流下來。

他殺死了。

“吼……啊……”

另一位女地仙境武者看到這一幕,憤怒的發吼,但她也身受重傷,盯著葉凡,怒火滿腔,此人太強。

剛剛那一劍簡直太強了。

“人仙境?”

心中有疑惑!

轟隆隆……

已經殘破的建築被長槍直搗而入,帶著撕裂空間的大勢洶湧澎湃,周圍的廢棄巨石濺起,甚至被槍勢壓得粉碎。

巨石紛飛,木樁四濺,巨響傳來。

眾人根本看不清戰局,不知道那位持槍的地仙境武者如何,也不知道林溫柔和林希月如何。

幾乎所有的目光都看過去。

待可以看清一切時。

那把長槍插在地麵上,根本拔不出來,地仙武者躺在一個巨坑上,頑強的想要爬起來,嘴角溢血,渾身臟兮兮。

林溫柔揹著林希月,一臉狂傲,手指頭滲血,戰意高昂,氣勢磅礴。

“林姐姐,謝謝你救了我……”

林希月重傷,身上不知斷了多少根肋骨,臉色蒼白如紙。

林溫柔盯著爬起來的地仙境武者,說道:

“你確實很強,但你還殺不了我。”

地仙境武者盯著他,拔出長槍,杵著地麵,有些艱難的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