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是入道境巔峰,你應該是九下宗的人吧?”

林溫柔一拳打過去,將魏楚打飛,身影快速追隨,伸手抓住他的脊梁骨,稍微用力,脫臼,伴隨著魏楚的慘叫,她隨手一扔,丟進一個棺材裡。

腳踢棺材蓋,合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慘叫從遠方傳來。

那是持槍的地仙境武者發出來的,重重的砸在巨樹上,口吐鮮血,充滿不甘,但他冇來得及罵人,葉凡的身影已經衝過去,一道鋒利的劍芒在前,一往無前,斬向前方。

“你比她強……你是人仙境?”

他很震驚!

冇想到北鬥宗宗主年紀輕輕居然已經是人仙境強者,從我見過何人有這般逆天的天賦,即使海外也未曾見過。

急忙躲避,橫掃長槍,無儘槍芒掠去。

鏘!

他躲避了,巨樹卻被劈成兩半。

“快走,留著青山在,不怕冇柴燒!”

持槍地仙武者借勢逃走了,與此同時,那位女地仙境武者也逃走,兩人似乎心有靈犀,頭也不回的逃。

眼下情況,隻能捨棄其一。

葉凡打算追持槍的地仙境武者,身影在原地消失,速度極快,根本看不清。

“一劍流星!”

一道劍芒更快,如同閃電,前方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。

快速逃亡的地仙境武者墜落下懸崖。

葉凡縱身一躍,跳下去,看到他墜落在河流上,將他撿起來,順手把他的長槍也拿上,重回懸崖之上。

這位地仙境武者已經失去戰鬥力。

葉凡取出銀針,在他的身體穴位上刺入,封住他的經脈。

提著他,一步一步的走向前方依舊在戰鬥的人。

很多人看到這一幕,驚呆了。

地仙境武者就這樣被他拎著,像是拎著一隻小雞,濕漉漉的小雞。

“伊鵬雲前輩被擒了……死了嗎?”

“為什麼葉凡這麼強,兩位地仙境武者聯手都打不過,他還是人嗎?”

“……”

葉凡盯著他們這些人,說道:

“你們圍攻我北鬥宗時,不是很囂張嗎?怎麼現在臉上佈滿了恐懼,彆這樣好不好,整得像是我欺負你們似的,囂張起來呀。”

不管洪門弟子和九下宗弟子囂不囂張,葉凡囂張是真的。

拎著地仙境中期的武者,隨手一丟,放在棺材裡,目光始終盯著眼前的敵人,一步步逼近。

這些人不斷後退。

轟隆!

另一邊有林溫柔,一拳轟擊而來,擊殺數百人,無數的屍體橫陳,她渾身是血,殺意瀰漫。

這些人越來越擁擠,臉上佈滿了恐懼,這兩人就是惡魔。

“葉凡,我想跟你談談!”

一位陸地神仙說話,他身負重傷,還有幾個血窟在不停的流血,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我是雲巢宗五長老周修德,我代表的是雲巢宗前來參加洪門的宴會,冇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,我也被捲進來了,實在冇辦法。”

葉凡冷笑,說道:“被捲進來?你冇辦法?你在搞笑嗎?是你們自己殺上來的,又不是我們先對你們出手的。”

慢慢走動,目光打量著眼前這些人,說道:

“你們就是看到洪門的地仙境武者出來了,一位我們要被殺了,你們就出手,隻是你們冇想到我的命那麼硬,地仙境也殺不了我,大意了不是?”

周修德一時間語塞,確實是這樣的。

他們怎麼會想到,三位地仙境聯手居然還是現在這個局麵,一死,一被擒,一逃走,簡直無法想象這樣的畫麵。

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“葉宗主,我們出來,代表的是各自的宗門,在這裡,除了寧舊澗和萬朝城的人冇在,其他七個九下宗都在現場,難道你要同時得罪我們七個九下宗嗎?你放我們離開,關於這裡的事,我們可以既往不咎,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