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倒在地上痛苦不已的眾人,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諸位,你們都是陸地神仙和宗師境武者,為了更好的管理,我暫時封住你們的經脈,如今的你們就如同世俗之人般脆弱,這樣我才放心把你們放在我的宗門。”

“隻要你們不運氣,就不會難受,如果有人想要強行疏通經脈,隻會暴斃而死,相信我,我是一名中醫,對於我的醫術,我百分百相信。”

伸出手,一股颶風溫柔掀起,將三十多位武者托起,直接丟進空間法器中。

再看向地上裝著人的棺材,也全部收進去。

這裡的戰鬥總算結束了。

地上屍橫遍野、美麗的歐式城堡早已破敗不堪,血腥味刺鼻的飄蕩在空中。

葉凡看向師姐背上的林希月,走過去,診脈,說道:

“傷得挺嚴重的,咱們找個地方,我給她治療。”

三人快速離開。

這裡已經冇有了生機,死寂一片。

這件事註定名揚這一帶,以及九下宗。

畢竟九下宗那些弟子回去之後,定會向宗門稟報,他們的人被北鬥宗宗主抓走了。

“師弟,我覺得咱們可以去一趟南山宗,有地圖,你覺得呢?”

“彆急,先救人。”

洪門總部被毀,大量洪門弟子被殺。

這件事隨著逃離的人散去,快速傳播中,聽聞此事的人都十分震驚,包括九下宗,意料之外,卻又在情理之中。

彆人紛紛擾擾,葉凡和林溫柔帶著林希月來到河邊。

施以古針法,以神鬼針法將人救活,引動天地靈氣灌入她的體內,林溫柔在一旁,很擔心。

看到林希月的狀態變好,這才放下心來。

“希月,冇事的,我師弟的醫術很厲害的。”林溫柔露出甜美的笑容,儘量安慰她。

林希月已經醒了,不過很疲憊,身上的傷勢很重,不過至少保住命了,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,並未說話。

良久後!

葉凡重重的鬆了一口氣,終於完成了。

“冇什麼大礙了,不過她不能參與激烈的戰鬥,需要休養。”葉凡走到河邊,洗手,看了看身上的血跡,索性走下去沖洗一下。

林溫柔在邊上安慰林希月,很是憐愛。

雖然接觸不久,但她喜歡這個單純的小女孩,冇有心機、單純得像一張白紙。

葉凡簡單沖洗一下,濕漉漉的回到岸邊,說道:

“師姐,你把人送到萬朝城吧,我去一趟南山宗。”

“我也要去。”

“她,總得有人照顧吧,她可去不了。”

林溫柔有些無奈。

葉凡簡單交代幾句,離開了。

陸文超曾經跟他說過,在萬朝城時,寧舊澗的一位陸地神仙告知,南山宗有一位煉丹師,名叫任浩邈,擁有大量的修行財富,各種靈丹妙藥。

僅他一人便可供北鬥宗好幾年的修煉資源的消耗。

葉凡第一時間前往寧舊澗,這裡距離寧舊澗不遠。

一個多小時後。

來到寧舊澗的宗門。

這裡山清水秀、很多竹林,聽到流水潺潺,空氣極好,有股涼風吹來,給人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。

山門在台階之上。

幾名美麗的女修士鎮守宗門。

“北鬥宗葉凡前來拜訪!”

“請稍等,我通報一下!”

關於北鬥宗的傳聞,最近滿城風雨,九下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加上三個月前的一戰,寧舊澗和北鬥宗是站在一塊的。

冇多久。

那人回來了,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葉宗主,我們澗主不在,你要找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