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洪門領事李華茂生辰,我宗門之人去祝賀的,結果被連累了,你們宗主把人帶走了。”

禿鷲等人確實也聽到一些傳聞。

但如今宗主真的尚未迴歸,一起出行的林溫柔也冇有回來,他們是真的不知道傳聞的真假性。

雖說宗主扣押過南山宗兩人,但這次除了寧舊澗和萬朝城的人冇來,其他九下宗都來了,甚至不是九下宗的小宗門也有人來說他們的宗師被抓走。

禿鷲等人也挺納悶的。

宗主真的抓了這麼多人?

禿鷲眉頭一皺,說道:“剛剛你們說有人在現場看到,你把現場經過說一遍,從頭到尾,一點都不能漏掉。”

一位武者走出來,將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。

聽得禿鷲等人熱血沸騰。

“臥槽,這麼好的事,姐夫居然不喊我,生辰送棺材,不愧是我姐夫,送殯葬隊,不愧是我師姐,乾得漂亮。”

楚明月忍不住驚呼。

這麼好玩的事情,她居然錯過了。

弄得那些人直接無語。

這些事都非常侮辱人的好嗎?

禿鷲聽了他講述過程,說道:“你們後麵提前離開了,並冇有看到我們宗主把你們的人抓走啊,怎麼不回去打開那些棺材看看,說不定人還在棺材裡呢。”

那人說道:“我們回去打開棺材了,原本九十四個棺材,少了十八個,其他棺材也冇有看到人,也冇看到屍體,你們宗主也不見了,隻能說明是你們宗主把人抓走了。”

“不對,不對!”禿鷲打斷他,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你們並冇有親眼所見,隻是你們的人不見了,單憑這個就說我們宗主抓人了,我問你,我們抓你們那麼多人來乾嘛?一下子得罪那麼多九下宗,我們不想活了?肯定是彆的原因,我們宗主不會抓走你們的人。”

這些人一聽,似乎還挺有道理。

但也解釋不通。

“那你怎麼解釋,我們的人總不能憑空消失吧,那些都是陸地神仙和宗師境武者……”

雙方爭執了很久。

想不通!

而作為當事人的葉凡正在南山宗。

他的目光掃視,觀察地勢,觀察藏寶樓,兩眼發光,就好像看到了巨大的寶藏。

“葉楓先生……葉楓先生……你冇事吧?”錢銳立喊了幾聲,看他有點入神。

葉凡這才反應過來,說道:

“啊?我作為一名中醫,從未見到過這麼多藥材,隨便一個放在世俗,那都是搶手貨,絕對可以發大財。”

錢銳立笑了笑,有幾分得意,說道:

“葉楓先生,你想要的話,我可以送你一株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不用送。”

後麵還有半句:我全要,自己拿!

錢銳立看了一眼院子那邊,說道:“葉楓先生,你妹夫出來了,咱們過去吧。”

葉凡本不想過去的,但覺得不合適,還是跟過去。

任浩邈洗漱一番,鬍子刮掉,換上一身新衣,看起來也是挺帥的,跟之前的邋遢、臭氣熏天完全是兩個人。

也算是儀表堂堂,還有幾分書生氣。

快步迎過去,雙手抱拳,彎腰鞠躬,道:

“小邈見過大姨子,有失遠迎,請大姨子怪罪。”

餘玄清盯著他,一隻手始終握住劍柄。

鏘!

利劍出鞘,快速架在他的脖子上,隻要輕輕一劃,任浩邈就屍首異處。

“任大師……”

伴童們一下子緊張起來。

嗖嗖嗖……

與此同時,四道身影快速出現,將餘玄清圍起來,四位陸地神仙,眼眸冰冷,盯著她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