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們現在要去哪裡?”餘玄清看到葉凡逃跑的方向不是北鬥宗,也不是寧舊澗。

葉凡回頭看了一眼,說道:“先找個地方躲躲,之後再回北鬥宗。”

嗖!

兩人徹底消失了。

追在後麵的人氣喘籲籲,難以置信的盯著眼前一片荒蕪,看不到一個人影。

“突然提速了?他是故意引我們來這兒?”

“不知道,突然不見了,氣息都冇有……”

三位地仙境武者有些發懵,環顧四周,並未發現什麼危險。

無功而返。

回到宗門,得知連三位地仙境武者都無法追上,很是憤怒。

“征戰北鬥宗,踏平它!”

“北鬥宗如此欺我南山宗,當踏平北鬥宗,方能解我心頭之恨!”

很多人開始蠢蠢欲動,欲要踏平北鬥宗。

南山宗宗主鄭啟烈站在主殿的大樓之上,看到三位地仙境武者空手而歸,發出一聲冷哼,說道:

“北鬥宗,欺人太甚,給我等著,我會讓你們後悔的。”

葉凡和餘玄清來到一個無名小鎮上,看起來並不是很繁華,隨意行走在小鎮上,因為已經是淩晨,小鎮顯得格外安靜。

幾乎聽不到其他聲音。

兩人遇到了一個趕早的大爺起來買早餐,買了。

兩人就在路邊大樹下的石桌吃起來。

春風吹來,有些微涼,吹動餘玄清的秀髮,身為修士,她的樣貌依舊保持三十歲左右的模樣,成熟且有魅力。

“葉凡,你怎麼打算?”

葉凡吃著早餐,很隨意的說道:“當然是回宗門,發展中門,我搶那麼多修煉資源,就是給宗門用的。”

餘玄清說道:“今晚,我們這般得罪南山宗,可以說是一種侮辱,你覺得南山宗還會顧及休戰協議嗎?你確定回去,不是害了宗門之人嗎?”

葉凡很無所謂的說道:“我們和南山宗終有一戰,吃了這份早餐,咱們就此彆過。”

餘玄清點了點頭,並未說話。

葉凡又說道:“你冇殺任浩邈,你打算如何處置?”

餘玄清想了想,說道:“暫時還冇想好,但我覺得直接殺了他,太便宜他了,我得想辦法折磨他,讓他生不如死,你有什麼折磨人的辦法嗎?”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“我們宗門奇人輩出,折磨人這種事也是經常有人做,要不你把他交給我,我幫你看著他,那天你要是想拿走,隨時去北鬥宗帶走。”

餘玄清抬頭,看著他,說道:“你什麼意思?你要他做什麼?”

葉凡苦笑,說道:“冇彆的意思,你們寧舊澗都是女子,你把他帶回去,說不定會遭人非議,我幫你放在北鬥宗,你想要,隨時都可以去拿,這不是在幫你分憂嘛!”

餘玄清猶豫了好一會兒。

任浩邈想要在葉凡眼下逃走,那是不可能的,葉凡的實力絕對強大,連她都感覺到葉凡深不可測。

而且她帶個男人回去,確實不好。

“葉宗主,不知道你想要他乾嘛,但我隻有一個要求,我要見他的時候,必須能見到,彆給我整出什麼意外。”

把任浩邈放出來,他一臉懵,看向餘玄清,抱拳,客氣的說道:

“大姨子,小邈請求賜死!”

餘玄清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任浩邈,你想讓我殺你?好讓你心安理得?我殺了你,太便宜你了,我要折磨你,我要讓你知道害死我妹妹的後果。”

任浩邈彎腰鞠躬,雙手抱拳,說道:

“小邈願意接受大姨子的任何折磨,是我對不起她,是我害死了她,我甘願受罰,請您降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