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夠了!”葉凡鬆了一口氣。

繼續跟傅河聊了很多關於長甘宗、遺址、以及無相秘境的事,兩人喝一頓酒,送走傅河和青龍,蒼龍留下。

葉凡提著酒壺、端著幾個菜,來到後山,親自給黑匣子劍客、魔宗邪月兩人倒上。

黑匣子劍客看著他,說道:“葉宗主,你這又拿酒又端菜的,直接說事!”

邪月也覺得他無故獻殷勤,非奸即盜!

葉凡舉杯,看著兩人,說道:

“兩位前輩,如今我北鬥宗麵臨困局,相信你們也聽說了,兩位在這兒,我跟你們論道、給你們講解修仙之道,不算虧待你們吧?”

黑匣子劍客說道:“你想讓我們做什麼,直說無妨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我的宗門綜合實力太弱,我需要時間,而我現在囚禁了九下宗的六個宗門的一些人,我擔心他們會發瘋,到時候聯手殺過來,我希望兩位前輩幫我擋一下。”

邪月說道:“你把這些人還給他們,讓他們給你安寧就行了啊,何必冇事找事呢。”

葉凡苦笑,說道:“仇恨一旦結下,那是解不開的,他們不會放過我,我也不會放過他們,這些人是我的籌碼,不能這麼輕易交出去。”

黑匣子劍客說道:“隻要天仙境不來,我幫你攔著。”

葉凡雙手舉杯,感謝說道:“多謝前輩!”

葉凡離開了。

找來高層,告知宗門閉關一年,所有人隻專注於一件事——修煉!

關於外麵的事,不得管、也不用管。

雲興朝不解,說道:“宗主,咱們現在還扣押那些人,雖說現在他們的宗門還冇殺過來,但我不認為他們能給我們一年的時間。”

葉凡看向其他人,基本上都是這個意思,說道:

“他們來了又如何,難不成還能殺進來嗎?誰敢進來,我一劍斬首,掛屍示眾,總之,你們不用管,專心修煉,我有要求的,一年時間,必須所有人走上修仙之路,我也會參與指導,同時我也要修行。”

九十多人,同時成為修仙者,最低修為也是煉氣期初期,相當於武道宗師初期,一些資質好的也會達到築基期,那也是武道陸地神仙了,一不小心有三五個達到金丹期,那就是地仙境武者。

一年時間,使用掉原本計劃五年八年的修煉資源,應該可以出現一點奇蹟的。

大家看到葉凡這麼嚴肅,也就冇有再說話。

很快!

北鬥宗進入閉關狀態,從大門看進去,看不到一個人影,連守門的王五都不在了,隻留下四條狗蹲在大門。

不過依舊有九下宗的人在大門虎視眈眈,不停的叫罵,也有人離開,畢竟北鬥宗無人出來,他們罵著也尷尬。

這樣的時間過去了一個多月。

六個宗門終於達成一致協議,分彆派出一定的戰力,共同討伐北鬥宗。

這一天!

聲勢浩大,整個武道世界都沸騰了,無數人都來圍觀。

參戰的不僅是六個九下宗,還有洪門的很多弟子、以及東瀛國的一些武者也參與進來。

“北鬥宗葉凡,出來受死!”

喊話的是一位地仙境武者,站立虛空,宛若天神降臨,居高臨下,充滿傲然。

腳下是黑壓壓的一片,足足有五萬人之多。

“踏平北鬥宗……”

“踏平北鬥宗……”

“踏平北鬥宗……”

呐喊聲震盪天地,不斷迴盪,連陣法都被這聲音觸發被動,啟動自我防禦。

這一日,在所有人看來,北鬥宗必滅!

突然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