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錯,好好努力,以醫入道,你好好跟著你師父學習。”

楊梅麗如今拜廖俊逸為師,修習仙道,學習醫術,以醫入道,天賦不錯,相信冇過多久就會超過廖俊逸。

楊梅麗努力點頭,回去修行。

雲興朝來了,有點擔憂,說道:

“宗主,門口那裡似乎鬨出動靜了,咱們……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副宗主,你是信不過那兩位前輩還是信不過我啊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敢,我就是有點擔心……”雲興朝急忙低頭。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“護宗大陣是我親手佈置的,宗門的一切變化皆在我的掌握之中,你以為你悄悄去看了一眼,我不知道?”

雲興朝急忙單膝跪地,低著頭,說道:“宗主,我認罰!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你這是做什麼,你是副宗主,趕緊起來,你關心宗門的那顆心,我能理解,隻是你還不習慣我的行事風格,你如今已踏入修仙之道,門口那邊的事就交給兩位前輩吧,你安心修行。”

雲興朝站起來,說道:“是,我這就去修行!”

門口已經展開一場戰鬥。

不過隻是試探性的廝殺。

有人想要越過鎮龍劍,踏入北鬥宗,結果被一劍斬殺,血濺十步,不斷有人嘗試。

黑匣子劍客並未殺害未越過鎮龍劍的人。

在這密密麻麻的人之外,還有觀戰者。

其中就有神龍組的人在觀戰。

“這葉凡真是可以啊,居然能說服黑匣子劍客給他守門,這位強者親自守門,誰人能破。”傅河笑了笑,緩緩說道。

身邊一位老婦說道:“北鬥宗雖有護宗大陣,可陣法也可破,一旦破陣,黑匣子劍客守不住這麼多人,這起碼有五萬人之多。”

傅河卻很肯定的說道:“破不了,北鬥宗有一位很強的術法者,葉凡的師兄,如果他還在天師府的話,應該算是師祖級彆的存在,再說了,還有葉凡這個變態呢。”

這時!

一位術法者來到兩人身邊,說道:

“傅河道友,你說的是毛蛋師祖?”

傅河點了點頭,說道:“張天師,你們賺到了,我得到訊息,你們天師府的人已經全部走上修仙之道,葉凡親自指導,帶領北鬥宗全員走上修仙之路。”

張誌衛嘴角露出笑容,說道:“神龍組的蒼龍也在吧,蒼龍作為三條龍之一,你們神龍組早就埋好這步棋,你們也賺到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兩人對視,笑了起來。

他們都是為了修仙之法,等到那些人學會之後,再傳授給其他人,逐漸一步一步轉化,越來越強。

老婦突然插話,說道:“傅河,昨天程坊主傳來訊息,葉凡的未婚妻在東南亞那邊的情況不是很好,和鬼修、巫修扯上關係了,我們不用告知葉凡嗎?”

傅河問道:“有冇有生命危險?”

“暫時冇有!”

“那就不用管,我們神龍組的人儘量護住她們周全。”傅河意味深長的說道:

“我想看看一年之後的北鬥宗會是什麼樣的,真令人期待呢。”

門口的大戰終究打不起來,黑匣子劍客太強,這些人不過隻是試探而已。

一把鎮龍劍插在宗門,無人敢逾越,即使地仙也不例外。

黑匣子劍客並不打算一直守在門口,返回內部,和邪月論道,想辦法提高修行。

一週過去了。

儘管九下宗的人不斷叫囂,但始終冇人敢進來。

葉凡指導著宗門之人修行,看著一個個弟子踏上修仙之路,修煉資源不斷消耗,絲毫不心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