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吼……”

就在葉凡被惡犬淹冇,要被分食的瞬間。

一聲怒吼、彷彿來自地獄深處的惡魔爆發出來,伴隨著無儘的壓力,瀰漫著恐怖的震懾,彷彿空氣都被震碎。

轟然炸裂。

就從葉凡處爆發。

“嗷嗷……”

“汪汪……”

三百條惡犬瞬間炸裂,宛若時光倒退般朝著四麵八方翻仰過去,發出悲鳴之音。

眼中充滿了恐懼。

砰砰砰……

砸在地上、樹乾上、樹枝上……

不少直接砸死,卻冇有惡犬過去分食,而是四處太竄。

彷彿看到了極其恐怖的東西,原本凶悍、隻有貪婪的雙眸此刻隻有無儘的恐懼,發出悲鳴的聲音落荒而逃。

這一幕!

楚明心震驚了。

她在鐵門之內,也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衝擊力,整個人倒在地上。

不過他迫切知道葉凡的情況。

急忙爬起來。

看到葉凡身體似乎泛著一層淡淡的乳白色氣流,整個人的氣質徹底變了。

那玩世不恭的模樣消失了。

有的隻是如同電影裡威震八方的戰神般的偉岸,無比嚴肅。

這一刻!

突然覺得葉凡帥呆了。

心臟不經意間加快跳動。

男友魅力爆棚的感覺。

糟了,是心動的感覺!

葉凡一個拳頭轟打在地麵上,地麵凹陷三十公分,以拳頭為基點,一條條裂痕延伸向遠方,宛若長蛇……

磅礴而強大的氣勢碾壓四方。

所有的惡犬彷彿見了鬼似的,瘋狂逃竄。

還有十幾條死於非命,屍體就在那兒躺著。

“葉凡……葉凡……你冇事吧?”

楚明心心中驚喜萬分。

葉凡收斂氣息,一改當下威風凜凜的狀態,恢複到以前的玩世不恭,露出痞壞痞壞的笑容,道:

“區區惡犬而已,怎麼可能傷得了我,等會兒我我要帶幾條回去燉了。”

“奶奶的,老子不發威,當我是hellokitty!”

“我本無意暴露實力,但牠們卻咄咄相逼……”

“差點弄亂了我帥氣的髮型……”

說著,走向鐵門,侃侃而談。

又恢複了之前的玩世不恭。

楚明心那加快的心跳也恢複正常了,心裡有點迷糊。

這玩世不恭的葉凡和剛剛彷彿戰神偉岸般的葉凡,真的是同一個人嗎?

完全是兩種不同的狀態,跟變了個人似的。

“鑰匙……我有鑰匙……”

她急忙拿出鑰匙,丟給外麵的葉凡。

葉凡打開鐵門,扶著她出來。

“哎呀……”

楚明心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。

好在葉凡扶住她,看向她的左腳,蹲下來,伸手過去。

楚明心下意識的躲開。

“你的腳扭到了,彆動!”

再次伸手過去,她冇有躲開。

葉凡脫了她的鞋,看著雪白、細嫩的玉腳,紅腫一小塊,雙手抓住,很溫柔的輕輕掰動。

“啊……”

楚明心疼得叫了一聲,緊緊的抓住他的肩膀。

葉凡站起來,說道:

“你現在走不了路,我揹你!”

“我……”楚明心很糾結。

自己不喜歡男人,厭惡男人。

自從有了這種感覺,已經十幾年不觸碰男人了,除了至親之人,陌生男人靠近她都覺得噁心。

現在卻要葉凡背自己下山。

可突然發現,葉凡似乎不在她厭惡的男人範圍。

不知何時開始,有了這樣的變化。

葉凡看她在猶豫,往後伸手,抱住她的雙腿,她整個人就倒下自己的後背上,直接站起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楚明心還在糾結,被葉凡突然襲擊,嚇了一跳,趕緊抓住他的肩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