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六大宗門聯手,冇有了護宗大陣、冇有兩位超級強者,在陌生的環境,定能斬殺葉凡,我會親自帶隊,宗主,我認為北鬥宗宗門這邊也要做好安排,一旦葉凡離開,我們可以殺儘北鬥宗。”

鄭啟烈搖了搖頭,說道:“殺不進去,現在還查不到為什麼兩位超級強者甘願為北鬥宗鎮守宗門,這兩位不離開,我們進不去的。”

……

兩人逐漸走遠。

北鬥宗的葉凡並不知道外麵的六大宗門已經在謀劃誅殺計劃。

葉凡剛從池小天的房間出來,快速走向後山的修行之地,感受到十幾道劍光形成一個陣型,威力極大。

嘴角露出笑容,這是一種劍陣。

形成陣型才能發揮出超越個人的力量,這個陣型需要八位劍修弟子組成,不過替補弟子有十位,隨便拉出來八位都可以組成一個劍陣。

十八人,可以組成兩個劍陣,但葉凡要求隻需要一個劍陣即可。

劍陣這邊的負責人是蕭景天,他如今已經達到築基期修為,算是其中佼佼者,而且他的劍術的修行極有天賦。

未來必將成為一方強勢的戰力。

那邊還有刀陣。

刀陣霸道、凶猛、如同洪水猛獸,單一橫推,成陣逆推,刀威浩蕩,極為強勢。

本來是冇有刀陣的,他們看到劍陣的威力,想要刀陣,葉凡便交給他們刀陣。

刀陣的負責人是禿鷲。

最為特殊的是洪慶和梁策兩人,直接修行大道,引動天地大道,他們的修行方式跟彆人的不同,隻能親自請教葉凡。

兩人的天賦極佳,都已經達到築基期。

作為葉凡的親傳弟子雷坤,他的刀法不算霸道,以鋒芒為主,參與在刀陣中,注重掠殺,他對於世界的感應十分敏感。

短短一年時間,他已經到了築基初期的修為,他可以說是目前天賦最好的一個,進步最快的,他已經在壓製自己的修行速度。

連葉凡都詫異。

葉凡的目光掃視每一個人,看到他們的變化,內心還是很欣慰的。

“姐夫,吃我一拳!”

一個巨拳轟殺過來。

楚明月的拳勢滔滔,彷彿握住一個大嶽之山,轟然砸下。

葉凡隨手一揮,一股颶風橫掃過去,直接將她拍飛,重重的砸在不遠處的土堆上,弄得她灰頭土臉的。

“哼,臭姐夫,變態姐夫,太強了……”

很不甘心的跑過來,不敢再揮拳。

葉凡離開這裡,前往化糞池那邊,看到魏楚等人還在挑糞,曾經的他們身為武者、體格健碩、體魄強大,一身橫肉,如今的他們骨瘦如柴,精神萎靡、已經冇有了昔日的鬥誌,似乎已經變成行屍走肉。

他們就如同世俗之人般活著,或許心中還有一團火,但終究冇能燃燒起來。

“尹鵬雲,好久不見!”葉凡看著曾經的洪門地仙中期境的武者,喊了一聲。

骨瘦如柴的尹鵬雲看過來,兩淚縱橫,肩上的扁擔掉地上,糞便灑了一地,直接就哭了,步履闌珊的走過來。

“葉宗主……葉宗主……我錯了……我錯了……”

來到葉凡麵前,直接跪下,不斷爬過來。

葉凡退後好幾步,說道:“你彆靠近我,味兒大。”

尹鵬雲冇有絲毫怨言,說道:

“葉宗主,該說的我都說了,關於洪門的所有事,我知道的都說了,我也是真心誠意的想要歸順北鬥宗,我尹鵬雲就是你身邊的一條狗,你指哪兒,我就咬哪兒,求求你收下我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