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往下走,說道:

“抓緊我,那些惡犬可能還會回來。”

楚明心小心翼翼的抓住他的肩膀,感覺這個結實的後背。

突然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!

從未有過的,即使是男朋友董英媛也冇給過她這般放鬆的安全感。

彷彿此刻,就是天塌了,這個男人都會替她頂著,將她保護得好好的。

有點享受這種被保護的感覺。

糟了!

心跳又加速了。

“我說話你聽到冇?”葉凡再次說道。

話語把她從思緒中拉回來,道:

“你不是已經打跑了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剛剛那些是不會回來了,但冇經過過那一戰的惡犬不知道我的可怕,可能想要撲上來。”

話音剛落!

三條惡犬從遠處飛馳而來,靈活的穿過叢林,發出低吼,張開大嘴,露出獠牙,非常可怕的撲來。

“抓緊了!”

葉凡一隻手托住她的屁股,另一隻手取出三枚銀針。

楚明心緊緊的抱住葉凡的脖子,也跟和緊張起來。

咻咻咻……

三枚銀針破空而去,速度之快,根本無法看清。

“嗷嗚……”

三條惡犬直接翻仰,往後倒去,重重的砸在地上或者樹乾上。

葉凡並未理會,加快腳步,下山纔是王道。

楚明心緊緊的抱住他的脖子,看向那三條惡犬。

安全感十足!

“喂,我快要被你嘞斷氣了,能不能鬆開點!”

“額……對不起……”

“又來了!”

葉凡往腰間一摸,銀針冇了。

隨手摺一根樹枝,狂奔而下。

身後一條惡犬窮追不捨,齜牙咧嘴,終於還是追上了。

縱身一躍,露出襂人的獠牙,撲上來。

“抱緊!”

葉凡緊緊的托住她的屁股,猛然一個轉身,手中的樹枝橫掃過去。

刷拉……

打在惡犬的嘴巴上,直接將牠刷飛,重重的砸在樹乾上,發出悲鳴。

猛然轉身,繼續往下跑。

楚明心緊緊的抱住,緊張又刺激。

胸前兩個大球都被壓變形了,柔軟不斷從葉凡的後背傳來。

兩人都冇有心思在意這一層。

一路而下,不斷有惡犬撲來。

葉凡一次次打飛。

良久!

終於下山,來到王五黑狗的房子。

靠近時,禿頂男人已經發現,有些震驚,又覺得有些意料之中。

楚明月也湊到窗戶看去。

看到姐夫揹著姐姐一路狂奔而下,激動又緊張。

兩人趕緊下樓,迎接。

“姐姐……嗚嗚嗚,姐……”

葉凡將她放下來,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,說道:

“你該減肥了!”

楚明心瞪了他一眼,道:“你在說什麼?你是說我胖嗎?”

葉凡看向彆處,說道:“胖不胖心裡冇點數嗎?累死我了。”

“你……啊……疼……”

“姐,我不是故意的,你受傷了?”

“腳扭到了。”

“姐,你冇事真的太好了,嗚嗚嗚!”

姐妹倆抱在一塊。

禿頂男人看向葉凡,頓時心生敬佩。

要知道葉凡是第一個從上麵把人救回來的。

這山上養了一千多條惡犬,就算是特種兵進去也出不來,但這個男人做到了。

“小友,上去喝口茶,如何?”

葉凡隨意說道:“好啊!”

禿頂男人帶頭走上去,楚明月扶著姐姐。

葉凡蹲在她的麵前,說道:

“上來!”

楚明心說道:“我能走!”

葉凡站起來,歎了口氣,直接伸手過去,抱起。

“啊……葉凡,你放開我……”

葉凡纔不理會她,走向樓梯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