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殺!給我殺啊!”

“這些人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了,以前不是這樣的……”

“一年前還是化勁的武者,現在居然有陸地神仙的實力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“……”

北鬥宗很多弟子和外麵的人都有過交集,曾經戰鬥過或者結交過,對彼此的實力還是有所瞭解的。

他們震驚的是一年時間,曾經不起眼的化勁武者、內勁武者、甚至世俗之人都有了宗師境或者入道境的實力。

簡直顛覆了他們的認知,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幾千上萬的人想要殺進去,麵臨的第一關便是劍陣,源源不斷的人往上衝,劍陣的威力力挽狂瀾,橫推一切。

旁邊還有數位用刀的強者。

在陣法的壓製下,他們變得那麼無力,屍體成堆,血流成河,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,到處都是殘肢斷臂,如此的觸目驚心。

葉凡站在北鬥宗諸人身後,並未出手,靜靜的看著戰局,很平靜。

他的身邊走來一個大肚子的女子——霍芷悅!

“你怎麼不參戰啊?”霍芷悅隨口問道。

葉凡看了她一眼,說道:“你最近就要臨盆,看這種血腥畫麵不太好吧,還是趕緊回去吧。”

霍芷悅笑了笑,說道:“我的孩子未來也是要走上這條路的,有什麼擔心的,我冇想到你能把這些人訓練成這樣,我跟其他人聊過,你們這是修仙之法,入門便是宗師境的實力,以後我的孩子可以入你們北鬥宗嗎?”

葉凡扶著她,來到旁邊的一顆巨樹下,茶幾邊上坐下,看向宗門的戰場,說道:

“池小天雖然不屬於北鬥宗,但他是我的兄弟,隻要你們想,我隨時可以傳授你們修仙之術。”

霍芷悅露出笑容,說道:“謝謝葉宗主,你有想過我的堂姐嗎?她喜歡你,你知道吧?”

葉凡微微一愣。

霍芷蘭的懵懂情感,雖然一直都在壓製,但葉凡還是感受到了,隻是她覺得兩人不是一路人,所以一直都在刻意迴避。

霍芷蘭雖然不是絕世美女,但卻是個理性、耐看的女孩,在經商方麵也有很強的能力。

“我一直把她當作妹妹,冇有往那方麵想過。”

葉凡隻能尷尬的遮掩過去。

霍芷悅喝一口茶,歎口氣,說道:“我堂姐其實挺好的,可惜了,若是你們能在一起,我們就是親戚了,你是覺得我堂姐不夠性感嗎?”

“……呃……怎麼這麼說。”葉凡有些愕然。

霍芷悅說道:“你以為我不知道秦傾城溜進你的房間嗎?”

葉凡急忙說道:“她冇有跟我睡一個房間,她進我的小院,她睡在另一個房間。”

霍芷悅笑了笑,覺得他有點可愛,說道:

“你緊張什麼,秦傾城喜歡你、整個北鬥宗的人都知道,其實你也喜歡她吧,隻是你一直在剋製,不過我覺得你剋製不了多久的,除非她不想要,否則肯定可以把你睡了。”

“……小悅,現在這麼嚴肅的時候,咱們談論這種話題不太好吧。”葉凡看向那邊的戰場,戰局還是很穩定。

外麵的人一進來就會被陣法壓製,更有劍陣、巨拳、狂刀伺候,宗門處已經堆放瞭如同小山般的屍骨。

霍芷悅看了一眼,說道:“你這麼淡定,我相信你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。”

呼!

一道身影出現在兩人身邊。

黑匣子劍客來了,揹著劍匣,看了一眼宗門的戰況,隨即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宗主,這一幕著實讓我吃驚,這就是修仙之法帶來的成果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