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長恨劍訣——恨天低!”

一道劍芒直逼寰宇,似乎在衝破這天地,劍氣激盪縱橫,碾壓前方,無儘劍光照耀天空。

穿過白雲,穿透天空,似乎在恨這片天太低。

洶湧澎湃的劍芒從天而斬,怒斬而下,有一人手持利劍,如同劍仙,長髮飄飄,隨風狂蕩。

“地仙境……他……怎麼會有地仙境的實力?”

“蕭景天居然在短短一年內達到地仙境?”

“好強的劍意……”

無數人震驚不已!

蕭景天之前還在主導劍陣,並未單獨殺敵,劍陣很強,但那是把人的綜合實力的翻倍,看不出個人實力。

此刻,他縱身衝向天空,手持一把利劍,怒斬而下,劍勢驚駭、劍芒淩厲,斬破虛空而來,那股恐怖的窒息感令人無法呼吸。

很多人曾經和蕭景天有過接觸,明明冇有這麼強,短短一年時間,居然展現出地仙境實力,實在令人咋舌。

就在這時!

前方的天空又出現一道身影,那是一個持刀的青年。

一把長刀迸發出的浩蕩刀威震懾八方,霸道的氣勢碾壓而下,一道刀芒似乎從雲端降落,帶著雷霆之力。

“怒天狂刀——開天斬!”

青年的身影逐漸清晰,手持一把平直長刀、坳黑且鋒芒,似乎閃爍著雷電之光,長長的刀芒快速變大、變長、恐怖的刀威壓下。

“他是……雷坤……之前在萬朝城的天下選拔賽中見過,冇想到被長甘宗驅逐後,他加入北鬥宗,居然變得這麼強。”

“他就是長甘宗的棄子嗎?這麼強的人居然被長甘宗趕走了?長甘宗在想什麼啊?”

“不對,他之前隻是化勁修為,冇想到一年時間,他居然有入道境強者的實力,這……他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。”

“這一刀恐怕不是一般的入道境武者能有的殺傷力……”

修仙者的刀法、殺傷力本就在武者之上。

雷坤天賦異稟,一年時間已經達到築基期中期,相當於武道世界的入道境中期武者,而修仙者的靈氣比武者的玄氣更加純粹,爆發出來的殺傷力更加恐怖。

他斬殺入道境巔峰武者不是問題。

這一刀之威,令多少人震驚!

另一個方向,同時傳來一道聲音。

那是楚明月,站在陣法之上,渾身被陣法光芒包裹,泛著淡淡的光暈,右手握拳、拳意滔滔不絕,宛若握著一座大嶽之山。

無形中的壓迫感令人窒息,恐懼的看著她。

“小可愛們,本大小姐來了。”楚明月露出潔白的牙齒,一臉興奮,渾身散發出來的拳意越發雄渾,不斷奔騰,宛若手握雷霆,雙眼炙熱的盯著前方眾人,繼續說道:

“見過崑崙神山一樣大的拳頭嗎?魔神拳譜第三拳——平地出海!”

拳勢恢宏,磅礴雄渾,轟然殺過去。

另一處方位,又有一道聲音傳來:

“我方領域,唯我獨尊,萬千大道,皆在吾心……”

那是洪慶和梁策同時出手,操控大道。

“長恨劍訣——逆流江河!”

同一套劍法,這一式是陸文超施展出來的。

恨江河之水不能逆流,一劍催動,逆流江河之水,劍勢洶湧瘋狂,縱有無敵之姿。

又一個方位出現了禿鷲!

手持一把短刀,光影快速閃爍,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影,已經殺進人群中,宛若餓狼進羊群,隻看到一朵朵血花在綻放,嬌豔鮮紅。

一個個北鬥宗的強者主動出擊,脫離護宗大陣的庇護,殺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