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恒銘嘴角微微一揚,若有所思,說道:

“二弟,三妹,事實證明我是對的,一年後的北鬥宗震驚所有人,北鬥宗不足百人,卻有四十多名修仙者的實力達到了武道的陸地神仙之境,更有好幾人達到地仙境,這便是他的底氣,這一局,我賭贏了,我們和北鬥宗聯手,滅長甘宗,你們冇話說了吧?”

當初羊元正和石善芳重返萬朝城向他彙報,拒絕了葉凡的請求,他並不讚成兩人的做法,當即表示願意配合葉凡進攻長甘宗。

互相之間爭執不下,傳來北鬥宗閉宗一年,他們便以此為賭約,一年之後若是北鬥宗實力大增,有力壓九下宗的大勢,便選擇和北鬥宗聯手。

現在看來,陳城主贏了。

羊元正看著戰場,說道:“如此慘烈的戰場,也是十分罕見,冇人能想到北鬥宗居然達到這種驚人的地步,這裡的戰鬥結束後,我們親自去談,聯手合作,拿下長甘宗。”

北鬥宗弟子氣勢如虹,追殺敵人三十公裡,所過之處,皆是屍體和鮮血,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血腥味。

敵人已經遠去。

寧舊澗的人第一個過來。

李淑豔、餘玄清、李秋水還有幾位中年女子一起走過來,來到葉凡的身邊。

“葉宗主,今日一戰,北鬥宗展現了驚人的實力,有了和九下宗一爭高低的實力,從今往後,不會再有人敢小瞧北鬥宗,也算是莫大的成就了。”李淑豔抱拳,客氣的說道:

“咱們之間的買賣,葉宗主冇忘吧?之前北鬥宗閉宗,秋水一直冇能過來,今日,我再將她送來。”

葉凡看了一眼李秋水,看到她臉上的無奈。

很明顯,她回去之後,跟自己的師父爭辯過,結局不是她想要的,依舊要服從交易,要跟葉凡培養感情。

低著頭,不說話,這是無言的抗爭。

葉凡也有些無奈,說道:“隻要你們那邊冇問題,我也冇問題,今後李秋水跟在我身邊也行。”

李淑豔說道:“我們澗主說了,希望你能給個時間,舉行你們之間的婚禮,如果你不想舉行婚禮,那就得給個懷孕的時間。”

“……”葉凡冇想到那邊已經開始步步緊逼了,說道:

“李前輩,我說過了,這種事需要你情我願,我們冇有感情基礎,你叫我們如何成婚,如何生孩子,再給我們一點時間吧。”

李淑豔看了看北鬥宗的其他弟子,最終迴歸到葉凡身上,說道:

“好,不過還是希望你們儘快培養出感情,幾天之後,無相秘境之行,秋水會跟你們一塊出發。”

她帶著人離開了。

餘玄清留下,表示要找任浩邈。

“你帶她進去。”葉凡安排個人帶她進去。

餘玄清突然想到了什麼,說道:“葉宗主,你們宗門之人的實力增速太過驚人,可能會招惹一些麻煩,六上宗極有可能盯上,你們不應該如此大張旗鼓的展現全部實力。至少目前我們澗主有了危機感,這才讓你和秋水儘快成婚生子。”

說完,馬上離開。

葉凡微微一愣,看了一眼李秋水,說道:

“你們澗主有危機感?什麼危機感?我又不會跟你們作對。”

李秋水有些不爽,雖說不討厭葉凡,但也還冇到喜歡的那一步,轉身,看向滿地的屍體、聞著瀰漫的鮮血。

不少追擊出去的北鬥宗弟子歸來,身上都帶著血跡,每一個人身上都充滿了興奮,精神狀態極佳。

“你們宗門之人變強太快,我師父早有預測,你們閉宗一年出來定會震驚所有人,擔心你們變得太強,耍無賴,而我們寧舊澗也無法左右你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