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……”

關於那場戰役的訊息滿天飛,六個九下宗淪為笑話。

茶前飯後都在議論紛紛。

“媽的,從來冇有這麼丟臉過。”

長甘宗,一位入道境武者忍不住爆了粗口,猛然將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,摔得稀碎,他麵前的弟子們都低著頭,不敢說話。

他們剛剛從北鬥宗逃回來,身上還帶著大量的血跡,甚至還有傷口在流血,很是憋屈。

就在這時,一位武者過來,彙報道:“厲前輩,宗主有請您前往議事廳共同商議出兵無相秘境的事。”

這位厲前輩邁開腳步,快速走去,嘴裡說道:

“無相秘境,隻要北鬥宗敢去,我就不信他們還有命活著出來。”

來到議事廳。

這裡已經坐著十幾位高層,有宗主、有長老、有護法等等。

所有人落坐。

宗主龐高卓品了一口茶,掃視下方眾人,說道:

“諸位,關於北鬥宗那一戰,你們應該也知道結果了,北鬥宗有古怪,一年時間能將一些修為低下的武者,甚至世俗之人的修為拔高到宗師境,甚至入道境的高度,他們是如何做到的?你們有冇有想過?”

一位大肚便便的男人站起來,開口說道:“據我所知,北鬥宗在閉宗之前曾經去過萬朝城參加天才選拔賽,大量購買修煉資源、還去過南山宗盜取了大量的資源,甚至擄走了任浩邈大師,這些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拔高實力,應該就是嗑藥磕出來的,屬於虛高,根基不穩,不值得提倡。”

一位高個子、偏瘦的男子站起來,說道:

“方長老此言差矣,如果嗑藥可以一年內培養出這麼多的強者,我們長甘宗的修煉資源比北鬥宗少嗎?為什麼我們培養不出來,你說那是虛高,可那都是實打實的戰鬥了三天兩夜,並未出現什麼意外。”

方長老馬上反駁,說道:“蔡長老,按照你所說,那北鬥宗的人都是天賦異稟實打實的修煉上去的?誰不知道武道修行需要時間的積累、就算是天賦異稟的人也需要大幾十年的時間,僅僅一年的時間能改變什麼?”

蔡長老想要說什麼,卻被宗主阻止了,搶先說道:

“兩位長老,不必爭了,今日我們開會的目的是為了查出真相,誰去查,怎麼查,而不是在這裡做毫無意義的猜測。”

“五天之後,無相秘境之行,我們六大宗門已經商議好聯手斬殺北鬥宗弟子,隻要進入無相秘境的,一個不留,不過我希望在殺之前,先問出這個秘密,我想,想知道這個秘密的人不止咱們長甘宗,所以咱們必須要先下手為強。”

目光看向胖長老,說道:“方長老,你帶隊前往無相秘境,屆時會有地仙境前輩一同前往,你和其他宗門伺機而動,尋找機會斬殺北鬥宗弟子,負責審問。”

再看向另一個人,說道:“蔡長老,你留守宗門,一旦葉凡前往無相秘境,你就立刻帶人前往北鬥宗,尋找機會進入北鬥宗,看能不能查出這個秘密。”

蔡長老說道:“宗主,北鬥宗有黑匣子劍客和魔宗邪月兩位超級強者坐鎮,恐怕不好進入啊。”

宗主說道:“你這邊隻是試探,如果這兩位前輩在,那就算了,如果不在,那咱們就可以進去,反正做兩手準備。”

很多宗門都在開會,都在佈置任務。

而向長甘宗這樣佈置的還有天涯淵、南山宗、雲巢宗、雲蒼宗、風霜山莊、非常有默契的安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