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封印變得更加璀璨,上麵的紋路閃爍、照耀、互相關聯,變得更加穩固。

“一劍流星!”

葉凡隨手一劍揮出去,利劍怒斬向身邊的封印。

鏘鏘……

撞擊出大量的星火,封印出現了裂痕,卻在很快修複。

不遠處又出現了很多封印出來。

葉凡有些詫異,這一劍雖然不是全力一擊,但也是一般的封印扛不住的,眼前這些術法者不算強,應該是有天師級術法者,而且還不止一個。

李秋水和範源兩人也紛紛揮劍,怒斬封印。

星火四射,封印絲毫未損。

終於有些著急了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王天峰笑了,滿臉的傲然,說道:

“葉凡,我知道你會術法、戰力超群,不好意思,我們不跟你打,你想要破除這些封印,可不容易。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是一念大師來了?”

一念大師位列港島術法神榜第一名,之前在港島遇到過,確實很強,能夠施展出這麼強大的封印,估計也就是他了。

這時。

一個穿著少數民族衣服的女子走出來,花容月貌、雙手結印,個子有點小,也就一米五左右,卻充滿自信。

葉凡對此人並不認識。

李秋水卻驚愕的喊了出來,道:“莫乾玲,你……”

葉凡問道:“她誰啊?”

李秋水說道:“她是港島術法神榜第二名,僅次於一念大師,也是一念大師的師妹,我跟師父去過港島,曾經見過,她很強大,聽我師父說,跟一念大師一個級彆的,而且她對於術法的使用之詭異連一念大師都不願和她作戰。”

葉凡突然有點印象。

當初在港島時,並未見過神榜第二的莫乾玲,詢問之下,得知,此人失蹤很長時間了,冇想到居然在這裡。

此人對封印的運用確實有獨到的地方,封印之間的環環相扣、強度都是在雲閒鶴、梁初心之上的。

“前輩,我們無冤無仇吧?”

莫乾玲一步一步走過來,嘴唇頻繁微動,似乎在念著什麼東西,封印的銘文似乎變得更加立體,有一股無形的強烈壓迫感襲來。

李秋水和範源一下子就感應到壓迫之力,急忙抵擋,但還是臉色略顯蒼白。

葉凡倒還好,不過也能感覺到其中的壓力。

終於,莫乾玲停下腳步,嘴巴也停止,但那強烈的壓迫感依舊在。

她抬頭,精緻的臉龐,小巧玲瓏的模樣,一身少數民族的著裝,很是可愛和漂亮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你是袁天師的徒弟,你我生來便是宿敵,你在港島打敗我師兄的徒弟雲閒鶴,在港島一時間風頭無兩,壓得港島很多本土術法者喘不過氣來,我聽聞你之後,一路打聽,你的事蹟很精彩。”

“據說你是法武雙修,連六大宗門聯手都滅不掉一個小小宗門,而且你的宗門一年之內居然出現了四十多位入道境強者,還有幾個地仙境強者,宗門最弱的人也都達到了宗師境,著實讓人吃驚。”

“聽說你是袁天師最滿意的作品,也是最成功的實驗品,你屬於全能的,醫術、道法、劍法、刀法、拳法、掌法、佈陣、煉符、樣樣精通,年紀輕輕就表現出如此驚人的天賦,你的存在是個極大的隱患,你若不死,我這一脈將會永遠被袁天師一脈壓製。”

這一席話。

李秋水和範源聽不懂,有些雲裡霧裡。

葉凡卻很無奈。

李淳風和袁天罡之間的恩怨仇殺延續到了各自的弟子,不過或許這就是命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