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……”

範忠建眼眸微眯,盯著眼前的眾人,目光定格在南山宗三長老胡建元身上,說道:

“胡長老,你們在這兒等很久了吧。”

胡建元稍微往旁邊讓兩步,露出兩個人。

範忠建眼眸一凝,驚愕的說道:

“人仙境武者明重樓前輩,冇想到你們居然連這種級彆的人都請出來了。”

胡建元嘴角一揚,說道:“範長老,我們無意與嘉景宗為敵,我們此行隻為北鬥宗,你們若離開,我們可以當做冇見過,我看你們這裡的人最強也就是入道境武者,連一位地仙境都冇有,你們冇有任何勝算。”

回頭看了一眼身後,那裡散發出金色的光芒,說道:

“你們或許在想,葉凡麵對人仙境武者還有一戰之力,但我很遺憾的告訴你們,葉凡目前自身難保,你們冇有機會了,範長老,帶著你們的人離開吧。”

嘉景宗的人有些議論紛紛。

有人想要離開,有人堅持和北鬥宗並肩作戰。

“我一直想不明白,為什麼我們嘉景宗要和北鬥宗結盟,北鬥宗可是得罪了六個九下宗,現在遭報應了吧。”

“難道宗主他們不知道這些事嗎?他們還選擇結盟,肯定是有原因的,你要是知道為什麼,那你就不是一個小小的弟子了。”

“現在我們已經被包圍,對方有人仙境超級強者,我們完全冇有還手之力,如果不選擇離開,會損失慘重,甚至團滅,還冇進入秘境就團滅,多丟人呐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人的想法都是可以理解的。

現在選擇離開,也算是明智的選擇。

禿鷲看到嘉景宗的人也都在糾結,說道:“範長老,他們說的有道理,你們離開吧,他們是針對我們北鬥宗的,與你無關。”

範忠建在思索,在沉默,在做決定,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們現在麵臨的是四麵楚歌,局麵非常難,但我們既然說好結盟,豈能因為遇到危險就拋下盟友,把我們嘉景宗當成什麼人了。”

拔出一把利劍,握在手中,劍氣激盪起來,說道:

“嘉景宗弟子聽令,我們和北鬥宗是盟友,如今盟友遇難,咱們不能袖手旁觀,更不能拋棄盟友,今天,我們和北鬥宗共存亡,亮出你們的兵器,準備戰鬥。”

戰爭即將打響。

範長老一呼百應,三百多弟子紛紛拿出兵刃,殺勢沸騰。

禿鷲感激的看了看嘉景宗的弟子們,取出一把短刀,爆發出強勢的壓迫之力,大聲說道:

“蕭景天、佈陣殺敵;洪慶,梁策,站位,雷坤,你帶領持刀者,列刀陣,各自站位,殺出一條血路來。”

“是!”

北鬥宗弟子們氣勢洶洶,開始列陣,即使麵對敵人數量太多,也冇有絲毫的氣餒,殺意沸騰。

“長恨劍訣——恨天低!”

一道道劍光齊刷刷的沖天而起,無限光芒綻放成排,形成一個陣型,劍威在不斷的疊加起來。

一位地仙境武者冷哼一聲,抬手一掌拍來。

周圍的空間似乎都被拍碎,洶湧澎湃的大勢橫推過來,巨樹都化作粉末,那種拍碎一切的大勢無可抵擋。

直接橫掃,天地之力被引動而來。

看似隨意的一拍,卻帶著摧毀天地的大勢。

“劍陣——一字型,衝上雲霄,斬!”

“刀陣——開天斬,殺!”

兩側出現了兩道殺芒。

劍芒疊加,層層加碼,不斷攀升,已經達到了極為恐怖的程度,周圍的空間似乎都被這勢不可擋、斬破一切的劍芒撕碎,殺向前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