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刀芒霸道,彷彿要開天辟地,那一股橫推一切的磅礴大勢有一刀開天的凶猛,地表開裂,不可一世的刀芒怒斬向前方。

兩道殺芒殺過去。

轟隆隆……

聲聲巨響,那是巨樹在粉碎、那是巨石在震碎,那是巨掌在化作灰燼。

巨掌之威被破。

地仙境武者震驚不已,這兩道殺芒更是繼續朝著他殺過來。

不得已,急忙再拍出一掌,掌勢驚駭,連退數步,跌入人群,終於擋下這兩道殺芒,而不少弟子已經死在這兩道殺芒之中。

戰爭已經打響,其他方位的人也都紛紛殺上來。

一場混戰已經開始。

“聒噪!”

一道恐怖的刀芒如同天刀,斬落而下,直斬在北鬥宗和嘉景宗弟子的人群中。

“不好,洪慶,斷他的道!”

雷坤抬頭一看,抬手揮刀,強勢的刀芒殺出去。

洪慶快速進入狀態,摸索這位人仙境武者的大道,纔剛剛尋到,卻已經聽到一聲慘叫傳來。

雷坤被打飛向遠方,口吐鮮血,已經是重傷之軀,一旦被人補刀,必死無疑。

而且還冇能攔住那從天而降的巨刀。

“刀陣,圓形,擋住!”

禿鷲帶領著刀陣眾人,形成圓形,刀芒環環相扣,殺上空中,欲要擋住這強勢的一刀。

轟隆隆……

聲聲巨響傳來,地表開裂,震盪,伴隨著聲聲慘叫。

不少持刀之人半截身軀被打入地下,口吐鮮血。

若不是以陣型方式對抗,估計不死也殘了。

人仙境武者看到這一幕,還是很詫異的,說道:

“你們這是什麼修行之法?居然能擋住我的一刀,看你們已經潰不成軍,那你們如何能接下我的第二刀呢!”

就在這時!

最外圍出現了一道淩厲的劍芒殺來,直指南山宗等人,速度極快,令人猝不及防。

劍芒撕裂、無數弱小之人被劍氣所殺,被劍芒斬成兩半。

“什麼人?”

他們終於發現,回頭一看。

隻看到一道麗影出現,看清來人。

一個青春可愛、有點嬰兒肥的女子,手持一把利劍,站在血雨中,一臉嚴肅。

“她……她是跟葉凡一起殺進總部的那個用劍的女子……”

“當初被認為是萬朝城的那個女子……她怎麼來了……”

“葉凡,那邊打起來了,如果不能破封印,估計會被團滅。”

範源被封印壓製,已經失去戰鬥力,若不是擁有入道境中期的實力,已經被壓死,他看到遠方的刀光劍影。

葉凡作為一個殺過地仙境武者的存在,這些人針對北鬥宗、針對葉凡而來,自然也會有地仙境,甚至還會有人仙境。

那麼身後的人根本不是對手,必須要葉凡去支援。

葉凡也想破封印出去,可這封印牢不可固,堅不可摧,腳踩陰陽八卦陣,利用陣法之力注入手中巨劍。

大地之劍!

無儘劍芒激射在整個空間裡,葉凡很凝重。

他必須儘快破壞封印出去,這次帶出來的都是強者,如果這批死光了,那損失是致命的。

大地之劍融入手中的斷水劍,恐怖的劍意已經在瀰漫。

但他感覺還不夠!

周圍的封印已經在顫抖,似乎感覺到這撕裂般的劍芒,在顫抖。

“他的劍氣滲透出來了……”王天峰難以置信的盯著葉凡。

莫乾玲也很詫異,但她知道這還不是葉凡的真正實力,自己已經覺得很難搞,但必須要堅持住。

她冇有留餘力,將精神力提升到至極,雙手不斷結印,引動天地之力,甚至連腳下地脈之力都在吸收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