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封印層層加固。

“葉凡,你很強,但僅僅是這樣,還不能破我的封印。”莫乾玲憋紅了臉,緩緩說道:

“我師父和你師父主張兩種修行之道,我師父推陳出新,堅持武道和術法的分離,你師父主張古修之法,現在正是兩種修行之法的直接較量,讓我看看哪種更強吧。”

葉凡再取一劍!

驚鯢劍!

兩劍融合,劍勢攀升,甚至有劍芒直接要刺穿封印,衝向天際。

葉凡抬眸,說道:“試試兩劍吧!”

手持巨劍,無儘劍芒,怒斬而去,空間都在撕裂,發出咿呀的聲響,被割裂開來。

淩厲的劍芒抨擊在一個封印之上。

吱呀!

封印出現了裂痕,海量的劍氣從裂縫中噴射而出,那恐怖的劍氣伴隨著零落的劍芒而出,外麵少量的弟子感受到這劍芒的壓製。

噗噗……

直接被劍芒碎片摩擦到,血血花迸濺、甚至身死。

鏘鏘鏘……

葉凡的手中利劍已經卡在封印的裂縫,奈何裂縫不夠大,出不去,而新的封印再次誕生,其他方位的封印之力也籠罩過來。

這個裂縫正在修複。

鏘鏘!

李秋水和範源兩人急忙過來,將手中利劍卡在裂縫中,欲要和葉凡一起打破這塊封印。

“還真是麻煩!”

葉凡有些不耐煩,目光看向那邊的戰場。

他急切,要去救人。

取出另外兩把劍,正準備融合之際。

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從眼前掠過,還看向他露出微微一笑。

莫乾玲等人背對著那一道身影,並冇有看到。

“看來那邊不需要我了。”葉凡嘴角一揚,把兩劍又放回去,淡淡的說道:

“你們兩人退後,我今日就陪她好好玩玩。”

“玩?”範源微微一愣,看向那邊的戰場,說道:

“他們肯定有地仙境武者一起來的,我嘉景宗冇有地仙,你們北鬥宗扛不住,你還有心思玩。”

李秋水覺得有點奇怪,看向那邊的戰場,似乎動靜更大了,地麵震盪,那邊的戰鬥餘波傳過來。

甚至看到一道地縫裂縫出現。

“那邊的戰局出現了新的變化。”她看向葉凡,說道:“難道你們北鬥宗還有隱藏的戰力?”

葉凡抬手,無儘劍芒出現,周圍的一切封印都被劍氣肆虐,大量的星火激射而出,淡淡的說道:

“那邊已經不用擔心,我師姐到了。”

“你師姐?”李秋水微微一愣。

那個用拳的女子,長相甜美,實則暴力異常,戰力強勁,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的。

怪不得葉凡一下子放鬆下來,想要玩玩。

“誅仙劍式——第一式·萬物皆兵!”

崩碎的石子、飄落的樹葉、斷裂的樹枝、所有的一切都懸浮起來。

萬物皆可化作兵刃,散發出淩厲的劍芒之光,數量之多,數不勝數,伴隨著劍氣而出,已經才被操控著。

揮劍!

利劍所指,一呼萬應,萬物皆往,似乎化作一道道利刃,不斷的衝擊在同一個點上。

自古有水滴石穿,這一刻,有無數的利刃衝擊同一個點。

呯呯呯……

很密集,速度很快,破壞力也是很強大的,層層疊加。

這個封印出現了裂痕,裂痕越來越多,越來越大,如同蛛網般。

莫乾玲眼眸一凝,快速轉變方位,雙手結印,祭出一個新的封印,與那個裂痕封印重合,疊在一起。

快速融入進去,進行修複。

葉凡看到這一幕,冇有慌張,倒是很平靜,說道:

“你的術法確實很強,這種修複方式很快,但很消耗精力,我以天地為爐,萬物皆是我的夥伴,取之不儘用之不竭,你如何能跟我比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