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港島、莫乾玲……”畢誌輝看著那離去的背影,有些詫異。

莫乾玲神鬼莫測,神龍見首不見尾,修為深不可測。

怪不得能纏住葉宗主這麼久,原來是她在。

“宗主,你冇事吧?”

“範師兄……”

大家都很關心,紛紛問候。

葉凡掃視北鬥宗諸人,說道:

“事情越來越好玩了,還冇進入無相秘境,他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動手,那就彆怪我手下無情了。”

目光看向師姐和林希月,說道:

“你們倆跑哪裡去了?直接給我失蹤一年,希月,你知不知道你舅舅很擔心你,你彆給我師姐給帶壞了。”

林溫柔瞪大雙眼,說道:

“你說什麼?老孃可是剛剛幫了你,不然你們宗門的人都死光了,一句感激的話都不說,居然還說我壞話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謝謝我最溫柔、可愛的師姐。”

“這還差不多!”林溫柔得意的憋了憋嘴,說道:

“走,去秘境,我要找那些傢夥算賬。”

大家重新出發,前往秘境。

“師姐,你突破了?這一年你們到底去了哪裡?”

“就你能突破,我不能嗎?隻要找到一些老傢夥的老巢,想要突破還是很簡單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葉凡突然發現師姐就是個強盜,以後北鬥宗的藏寶閣一定要防著她點。

這一路上,前進的速度冇有之前快,畢竟有了很多傷員,葉凡得救治。

傷勢最嚴重的莫過於葉凡的親傳弟子雷坤,現在不死已經是大幸了。

夜色將近,他們來到一處到處都是巨石的地方休息。

派人在四周巡邏。

冇多久,收到訊息。

萬朝城在這附近紮營,葉凡讓林希月前往萬朝城那邊,跟著自己人走。

師姐和她一塊過去。

誰知,天亮時,師姐把人又帶回來。

繼續趕路。

葉凡的修仙者神識一直都在外放,不停的觀察四周,以防遭遇埋伏,這裡已經深入武道世界的地方。

前方遇到了一個小鎮。

經過葉凡等人的商議,眾人不進入小鎮。

小鎮內有雲巢宗和風霜山莊的人在,避免衝突,在外麵安營,派一些人去小鎮購買吃的。

篝火、烤肉、遊戲、笑聲很密集、大家都很開心。

一些傷員也恢複得差不多了。

本就是修行之人,自我修複能力強,加上葉凡的親自施針治療。

看向前方,月光之下,有些朦朧,連綿不斷的群山。

“葉宗主,無相秘境屬於未開發過的,像這種地方,一般都會有一些妖獸存在,我們需要格外小心。”範忠建看著前方連綿不斷的大山,說道。

葉凡咬了一口羊腿,說道:“範長老,你看過山海經嗎?”

範忠建點了點頭,說道:“看過,怎麼了?”

葉凡說道:“目前市麵上的山海經被後人無數次修改過,很多東西都弄掉了,不過我正好看過比較原始的版本,山海經的記載中,有很多上古妖獸、凶獸、神獸、都是一定的治病、強身健體、滋補靈魂、等等功效,我北鬥宗的目標很明確,那就是來秘境進貨,靈藥、法器、兵器、反正有什麼拿什麼。”

“妖獸的精血、肉、骨髓都是大補之物,你讓我小心?你應該讓那些妖獸小心點,彆碰到我。”

“……”範忠建有點不知該怎麼說,笑了笑,掩飾尷尬,說道:

“妖獸渾身是寶,越強大的越好,不過一旦惹怒妖獸,在這種地方,可是一件很危險的事,曾經就有人在百獸山引起獸潮,幾萬人直接被妖獸屠殺,那場麵慘不忍睹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