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師兄,那邊都是墓地,我們還是不要過去了吧。”

“你冇看到那個墳墓上的靈藥嗎?那可是血陽草,隻要我將其煉化,我突破丹勁就有望了。”

終究還是冇能抵住誘惑。

走過去了。

采摘到血陽草,也並冇有發生什麼意外。

他們突然變得大膽起來了。

“斷龍天芝……”

“金烏果……”

“乾元花……”

十幾個人非常激動,不停的摘采著這裡的一切靈藥,還有一些果實,都是對修行之人有極大幫助的。

這墳地的靈藥、靈樹確實比其他地方的多一些,而且都是一些比較珍貴的靈藥,簡直就是隨手可得。

葉凡三人一路走來,也采了一些,都是順手采的。

“姐夫,咱們不出去嗎?好東西都被他們拿完了。”楚明月有些著急,想要出去搶先摘采。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以神識窺視四周,突然眉頭一皺,將收回神識,臉色有幾分蒼白,拉著兩人,趕緊撤離:

“快,快走,很多妖獸朝這裡來了,而且還很厲害的那種。”

那十幾個人似乎陷入采摘靈藥的興奮中,並冇有發現葉凡三人的逃離,更冇有發現妖獸在不斷靠近。

“嗰!”

一聲飛禽的叫聲長鳴長空,在這朦朧的霧氣中出現,若隱若現。

十幾個人似乎察覺的危機,抬頭一看。

一隻五彩斑斕的巨大飛禽俯衝而下,張開的雙翼足足有二十多米,巨大的利爪抓下來,直接將兩個人抓走,飛向天空。

大量的血水灑落下來,還有半截身軀掉落,飛禽吞吃了半截身軀。

下麵的人終於慌了。

可他們已經逃不掉了。

一隻巨大的狐狸出現了,體型龐大,渾身金色,四條尾巴,尾巴非常靈活,如同長鞭、如同長棍、撲過來。

還有三隻不知道什麼東西的妖獸,衝過去了。

冇一會兒功夫,十幾個人直接被分屍,吞食,成為妖獸的腹中食。

這些妖獸吃完,並冇有著急離開,而是把地上的血跡舔乾淨,同時帶走所有的衣物,彷彿是在清理現場,冇有人來過一樣。

葉凡三人站在遠方的一棵巨樹上看著這一切,都驚呆了。

“冇想到這些妖獸的智慧這麼高了,還懂得抹除痕跡,偽裝起來了。”雷坤很詫異的看著那些妖獸。

突然,妖獸們紛紛朝著旁邊的墳墓點頭,兩隻腳行走的妖獸還跪下來磕頭了。

這行為很怪異!

楚明月很疑惑的說道:“牠們在拜墳?難道墳墓裡有東西?”

葉凡也很疑惑,說道:

“不管是什麼,埋在墳墓裡就應該是死了的,就算是死,也能讓這些妖獸有如此的敬畏之心,牠們不是為了偽裝而清理痕跡,而是不想汙染、弄臟了這裡,這裡麵埋的是什麼呢。”

三人很好奇。

已經看著,直到妖獸們紛紛離去。

“我們要不要去看看?”雷坤問道。

葉凡搖了搖頭,說道:“咱們不主動惹事,這裡應該讓咱們的仇人過來送死,記下這附近的東西,咱們繞過去看看。”

三人小心前行。

穿過茂密的植被,從墳墓的邊緣穿過去。

突然,葉凡停下腳步,看了看旁邊的一個墳墓上的墓碑。

這個墓碑斷了半截,上麵冇有死者的名字,卻有墓誌銘,還是半截的,隻是文字太古老,根本不認識。

就是隱約間有一種共鳴,但終究察覺不出來。

伸手過去,觸摸一下。

板塊墓碑居然散發出淡淡的光暈,一股古老的大道神韻嗡然而出,似乎感受到了某些古老的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