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終於還是被髮現了。

大家都有些興奮了,就要衝進去。

雷坤拿出一把刀,橫在眼前,說道:

“諸位,這是我們先發現的,請你們就此止步。”

一位丹勁武者大聲說道:“雷坤,你這個叛徒,還有臉攔我們?我告訴你,今日,被我們看到了,你們兩個誰也彆想活,你們是不是有人進去了?”

楚明月一看這些人,目光定格在地仙境武者身上,有些謹慎,說道:

“關你們屁事,馬上滾開,不然本大小姐把你們打成豬頭。”

地仙境武者眼神變得冷漠,不曾說話,拿出一把刀,一刹那,刀威浩蕩、周圍的水都沸騰起來。

無形中有一股碾壓之勢震懾下來。

刀芒鋒利、刀刃出現了一層淡淡的乳白色光暈,十分驚駭。

“滾!”

嘴裡喊出一個字,手中長刀一揮。

澎湃的刀威浩浩蕩蕩,淩厲的刀芒橫切而去,斬向兩人,看似隨意,但卻波動了天地之力,洶湧霸道。

兩人急忙出手擋住,一刀一拳,揮擊過去,卻直接被拍碎殺勢,身軀也是橫飛進入岩洞裡麵,

重重的砸在地上,兩人吐血。

“媽蛋,該死的地仙,彆讓本大小姐強大起來,不然本大小姐專門暴打地仙,奶奶的。”楚明月爬起來,擦掉嘴角的血跡。

看向旁邊的雷坤。

雷坤咬牙切齒,看著外麵,逐漸走進來的十幾人,拿起刀,要再次殺過去。

“彆打了,打不過的,咱們也進去,讓我姐夫揍他!”楚明月拉著他,兩人攙扶著進去裡麵。

外麵的十幾人也是一步一步的走進去。

四周的石壁出現了很多懸浮的青色光暈符文,他們充滿好奇,同時也感覺到了濃鬱的玄氣,純度極高,到了他們意想不到的層次。

頓時感覺到體內經脈沸騰起來。

都很激動。

即使是地仙境武者也感覺到受益匪淺。

“這裡果然是福地,這玄氣太濃鬱了,這裡太適合修行了,不過這些符文是什麼?”

嘶啦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有人驚叫起來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我就是伸手摸一下這個符文,手就被切開了一道血口……”

“前輩,這是什麼?”

地仙境武者掃視整個洞穴,到處都是漂浮的符文,似乎在不停的變換,形成某一種規律,一直都深入進去。

“這些東西很古老,我也不清楚是什麼,不過應該是可以協助修行的,隻是我們需要尋找到采取的方法,有冇有乾坤袋,試一下。”

馬上就有人拿出一個空間法器,將一塊青色的符文裝進去。

呯!

空間法器直接被切開一道口子,符文跑出來了。

“這……這麼鋒利?”

大家都有些詫異。

“雷坤和楚明月跑進去了,追!”

一路追殺過去。

這些符文並冇有主動攻擊,而是在不停的變化。

葉凡站在屍體麵前,看著他操控這些奇怪的符文,也是一臉問號。

而屍體兩旁的文字:血肉破囚牢、守萬世淨土,並冇有任何反應。

“姐夫……姐夫,救命啊!”

身後傳來小姨子的聲音。

葉凡看過去。

兩人跌跌撞撞的跑進來,身上帶傷,急忙迎接過去。

“你們怎麼了?”

楚明月指著身後,說道:“媽蛋,長甘宗的人發現我們了,還有一個地仙境武者一起,姐夫,打死他們,把他們打成豬頭。”

話音剛落。

長甘宗的人出現了,帶頭的是一位地仙境武者,身旁還有兩位入道境陸地神仙,身後還有十幾位武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