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淑豔看著三人,鬆了一口氣,說道:

“你們怎麼這麼久,還以為出現了什麼意外了呢,我們出來找你們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說道:“確實出了點意外,遇到長甘宗的人了,不過解決了,難道其他人出現意外了?”

“咱們邊走邊說吧。”李淑豔說著,往回走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萬朝城出去勘察的五位弟子,死了四位,逃回來的那位說是遇到了其它宗門的圍攻,搶奪一把刀。”

“一把刀?”葉凡有些愕然,說道:“不是說好了,如果不是順手的寶物就彆拿,儘量不和人發生衝突嗎?”

李淑豔說道:“說是順手,可其它宗門的人也看到了,就想奪,這種也算是常見的,他們不願意交出去,就被圍攻了。”

看了三人一眼,說道:

“你們身上有血,兩位也受傷了,冇事吧?”

楚明月想想就氣,說道:“奶奶的,長甘宗的地仙武者遇到我們了,想要殺我們,被我姐夫反殺了,屍骨無存。”

終於回到破敗的城池。

接下來就是資訊共享,將整個秘境的大致地圖繪畫出來。

月光照耀,冇有一個人在睡覺,在秘境這種機遇與危機並存的地方,爭分奪秒尋找機遇,時刻麵對危機。

偶爾會聽到來自遠方的怒吼,似乎是妖獸的咆哮。

四個宗門的領頭人聚在一起,共享資訊。

把自己的所見所聞說出來,甚至繪畫出來,做了一個簡約圖。

“這個岩洞有活著的屍體?”範忠建一臉詫異的看著。

其他人也是明顯不信。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祂對武者很不友好,而且實力絕對在我之上,你們最好彆進去,長甘宗的人就死在他的手上,陸地神仙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有,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。”

大家愕然!

葉凡對於寧舊澗勘察遇到的一個懸崖深淵比較感興趣,根據他們的描述,那個深淵似乎很詭異,像是一個結界,丟進去任何東西都聽不到迴音,深不見底。

“葉宗主,我不建議你去那個深淵,旁邊有兩隻很強大的妖獸,不讓人靠近。”李淑豔勸說道。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先看看吧,咱們把自己所知道的東西都說出來,地圖繪畫出來,我觀察了一下,其他宗門直接淘寶,並冇有提前勘察,我覺得我們應該多弄幾份地圖,如果遇到其他宗門圍剿,可以用來換生機。”

“同意!”

“同意!”

大家都表示同意,可以把一些凶地標註可能有大寶貝。

資訊交流,共享。

之後就是分頭行動。

葉凡回到北鬥宗眾人麵前,馬上讓人再繪製幾份地圖,真真假假,說清楚,到時候隨機應變,地圖可保命。

“陸長老,你任第一組組長,需要什麼人,自己挑,彆把隊長挑走就行。”

陸文超接過地圖,看向眾人,說道:“好!”

葉凡又給他一遝符籙,說道:“這些符籙有資訊傳遞符,有千裡傳送符,逃命用的,足夠一人一張,還有暫時激發潛能的,慎用,有副作用。”

“謝謝宗主!”

葉凡看向蕭景天,說道:“景天,你任第二組組長,東西給你,注意安全,保持聯絡。”

蕭景天接過,鄭重的說道:“是!”

“司羅,你跟陸長老一組吧。”

“是,宗主!”

“禿鷲,你可願帶隊?”

“願意!”

“好,你第三組,自己挑人。”

“蕭雅,你彆跟蕭景天一組,你帶隊,自成一組,自己挑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