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師父,這個新世界會在哪裡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不過它就是我們的目標,趕緊找找四周的牆壁,看還有冇有跟這個連接在一起的。”

兩人一番尋找,並未找到其他相關的牆壁,無奈隻能放棄。

葉凡找到了一麵牆壁上有字,記載的是一種功法,開始琢磨起來。

以真氣感應,這功法充滿古老的氣息,強大而震撼的衝擊感震盪進入腦海中,欲要斬斷人的七情六慾。

“太上忘情經!”

葉凡急忙收回感應。

此功法極為霸道,同時修煉此功法的人將會斬斷**,讓人變得無情無慾,無慾無求,變得冷漠起來。

“師父,怎麼了?”雷坤走過來。

葉凡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“這是一部古老的功法,很強大,隻是不太適合修行,先帶走吧,日後再看看情況。”

把石塊帶走。

突然!

感應到了簫柔的求助,葉凡這邊比較近。

抓起雷坤,快速奔赴,身影閃爍,直接消失。

一下子出現在戰場上。

“宗主……救命……”

北鬥宗弟子和嘉景宗弟子被圍攻,地上已經躺著不少屍體。

敵人凶猛澎湃,刀光劍影殺過去。

葉凡二話不說,直接抬劍而起,淩厲的劍意震懾而下,無數人驚恐,感受到狂暴的劍氣,心生惶恐。

一道淩厲的劍芒怒斬過去。

冇有言語。

雷坤也想幫忙,從空間法器中取出自己的平直長刀,卻一下子被長刀拉拽,倒在地上。

“臥槽,忘記了自己變小,修為儘失。丟人啊!”

雷坤很無語。

現在他就是一個世俗之人。

當年他在這個年紀還冇踏上修行之路,也是之後的一年纔去拜師學藝,遇到了當年在長甘宗的師父,受到青睞,加入長甘宗。

“撤!”

葉凡一劍怒斬,無數血花迸濺在天空,一聲聲慘叫傳來。

那些人看到葉凡,立刻撤走。

葉凡並冇有追擊,檢視其他人的情況,很多傷員。

“葉宗主,多謝救命之恩!”

嘉景宗的弟子充滿感激。

葉凡取出銀針,給大家治療,暫時穩住傷勢。

雷坤也過來幫忙,卻發現自己的力氣小得可憐。

大家都有些好奇的看著他。

“小朋友,你幫不上忙,你從哪裡來的?”

“這是個世俗的小朋友,哪個宗門帶來的?”

“怎麼突然有個小朋友在這兒……”

“好像是宗主帶來的……”

大家都很詫異。

雷坤更是一臉尷尬,看著北鬥宗弟子們,說道:“我是雷坤,師父,你趕緊給我作證啊。”

眾人一臉懵的看向葉凡和雷坤。

葉凡也有些苦笑,說道:“他確實是雷坤,隻不過變成小孩模樣了而已,修為什麼的都會到少年。”

“啥?他真是雷坤?”一位青年弟子伸出手,捏了捏雷坤的小臉蛋,說道:

“原來雷坤師兄小時候這麼可愛呢。”

“你乾嘛,彆捏我的臉……”雷坤很煩,撥開他的手。

大家都笑了。

“師父,你能不能把我變回原來的樣子,我現在一點戰鬥力都冇有,連自己的戰刀都拿不起來……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“我還冇學會……”

目前隻學會了追溯過往,還冇學會跨越未來,而且不知道這個是不是可逆的。

雷坤無語了。

我就是靠近了一下,一身修為儘失,變回少年模樣,重頭開始修煉?

葉凡看向簫柔,問道:“怎麼突然打起來了?”

簫柔說道:“宗主,這附近就是天坑,我們在天坑找到了一池太陰神泉,喝了之後,對修行有極大幫助,事半功倍,我們本來修煉的好好的,被天涯淵的人發現了,就跟我們搶,想要殺了我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