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吳不屬於人類,卻長著人臉,八個腦袋、八條尾巴、八條腿,戰力超群,特彆是在水中更是擁有逆天的戰力。

被稱為水神,那可不是隨便說說的。

“天吳的戰劍,我有興趣。”葉凡嘴角一揚,掃視敵人的實力。

看到人仙境武者兩位,分彆在南山宗和天涯淵,地仙境武者五位,各個宗門都有,其他修為的就多了,但不在葉凡的關注範圍內。

“目前是什麼情況,給我說說!”

蕭景天說道:“有些人心急,提前上去了,不過這些口子都隱藏著強大的妖獸,你看那些屍體,就是被妖獸所殺,殺完人,他們就會躲進去,而且這些口子似乎是互通的,這些光柱似乎也能給妖獸們提供巨大的能量。”

“一些小宗門被九下宗的人要求上去探路,死的人基本都是小宗門的,已經有人在打我們的主意,想讓我們成為探路者,好在嘉景宗和寧舊澗極力阻攔,不過那些人似乎不甘心。”

葉凡眼眸一眯,說道:“哪個宗門打我們的主意?”

蕭驚天指著南山宗,說道:“他們,南山宗。”

葉凡看了一眼,說道:“他們會成為探路者,你們看到莫乾玲嗎?”

葉凡唯一忌憚的就是她,在術法方麵的造詣很高,雖然對方不能殺了自己,但能困住自己一時半會,還是挺麻煩的。

陸文超說道:“之前聽你說之後,我們特意關注她的動靜,她好像去了南邊,再也冇有出現過。”

“她不在這裡就行。”葉凡拿出斷水劍,看了一眼南山宗的方向,大家以為他要殺過去,結果他並冇有。

而是從空間法器裡,取出三十多米長的黑色巨蟒的肉,劍起劍落,將巨蟒肉切成一塊塊,懸立在空中。

大家都不知道他要乾嘛,一臉懵的看著他。

“彆愣著了,趕緊架起烤爐,烤肉吃啊,這可是大補。”葉凡急忙催促,看著滴落下來的血液,急忙用嘴巴接住。

“……”

烤肉吃?

大家一臉懵!

“不是,宗主,咱們不是應該想辦法取劍嗎?”一位弟子滿臉疑惑。

葉凡看了看眾人,似乎大家都是這個意思,說道:

“取劍?那是費力不討好的事,咱們累死累活,打敗妖獸,取了古劍,然後那些人對咱們出手,從咱們的手中奪走,老子纔不做這種蠢事。”

看了一眼其它宗門的人,也冇有人要出手的意思,道:

“你看他們,估計也是這麼想的,所以咱們就在這裡耗著,看誰能耗得過誰,你們也在附近尋找機緣,你們幾個,撿些柴火回來。”

大家一聽,似乎有點道理,

撿柴火,起火,烤肉吃。

“景天,你去附近看看還有冇有其他的妖獸,換點口味。”

“是!”

他們就這樣吃著烤肉,配上燒烤料,香噴噴的,不少宗門的人都猛咽口水,雲巢宗也跟學起來,掠殺妖獸,就在這裡耗著。

不過他們的烤肉冇有調料,比不上北鬥宗的香。

時間慢慢流逝,日落西山。

一些宗門的人離開了少部分,北鬥宗和嘉景宗也有少部分人離開,尋找機緣,總不能一直在這兒耗著。

反正葉凡死守!

突然聽到不遠處的打鬥聲,走過去一看。

萬朝城和長甘宗的人打起來,勢均力敵,邊打邊跑,葉凡懶得理會。

月光照耀大地。

烤肉的香味很濃,同時也讓隱藏在火山口內的妖獸憤怒了。

同為妖獸,被烤著吃,確實很憤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