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三隻探出大大的腦袋,不停的咆哮,欲要殺過來。

“哈哈哈,吃啊,讓你們吃,惹到妖獸了吧!”

南山宗的弟子開懷大笑,得意揚揚。

終於!

一隻妖獸徹底出來,憤怒的咆哮,喘著粗氣,露出長長的獠牙,長相怪異、三隻腦袋、六條尾巴,八條腿。

嗖!

衝過來了。

葉凡站起來,麵向妖獸,冇有用劍,雙手起掌,掌勢澎湃如滔滔黃河之水,洶湧波濤,接住了衝過來的妖獸。

朝著左邊用力一甩。

巨大的妖獸直接被甩飛,重重的砸過去。

那正是南山宗的人群。

巨大的妖獸從天而降,落入人群,引起人群尖叫、抬手亮出兵器。

“葉凡……你……”

“渾蛋,你居然丟過來……師兄,救我……啊……”

他們抬手亮出武器,妖獸已經不客氣了,三個腦袋、八條腿、六條尾巴開始瘋狂的掠殺,鮮血狂濺。

葉凡拍了拍手,說道:

“你們不是幸災樂禍嗎?給你們一點驚喜。”

輪到北鬥宗和嘉景宗的人開心的笑了。

就在這時!

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:

“哈哈哈,王八蛋們,有本事追上本大小姐啊,就搶你們的了,怎麼著……”

人影從旁邊掠過。

葉凡定睛看去。

那是小姨子楚明月,正在被十幾個人追著,但她似乎很歡樂,跑得賊快,還不停的嘲諷後麵的人。

注意一下,後麵的人修為都不算高,最強的也就是宗師境,葉凡選擇視而不見,不需要他動手。

小姨子也需要經曆屬於自己的戰鬥,積累經驗。

隻是有個疑問,小聲嘀咕,道:

“明月不是跟師姐在一塊嗎?怎麼兩人分開了。”

秘境內!

某處聚集了南山宗不少人,以胡建元為首,莫乾玲也在這兒。

他們身上沾滿了血跡,還有人負傷。

剛剛從一處地方得到寶物,也付出了一定的代價,身上的血跡便是證明。

“莫前輩,已經找到葉凡的蹤跡。”胡建元看著她,充滿敬意,說道:

“他在青陽古劍那兒,就在這兒守著,如何能把他引到墳地那邊去。”

莫乾玲沉思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墳地那裡是佈陣的絕佳之地,我可以佈置出強大的陣法,應該是可以壓製他的,更主要的是,我覺得墳地有很重要的東西,利用他幫助我們斬殺那些妖獸,咱們坐收漁翁之利。”

“那口青陽古劍儘快解決,你去跟明重樓說一下,抓緊動手。”

胡建元點了點頭,說道:“好的。”

莫乾玲帶領十幾個人,前往墳地。

在墳地的四周有不少人,其中就有北鬥宗的人,洪慶隱藏在草叢中,身邊還有徐月婉。

“洪慶,這裡人太多了,而且妖獸也多。”徐月婉目光掃視,墳地裡,很多屍體,有人類、有妖獸。

洪慶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“在這裡我感覺到一股古老的力量,就埋在地下,我需要這股力量,應該可以幫助我突破,咱們不能走。”

兩人勢單力薄,也就一直隱藏著。

看著其它宗門的人不斷上前殺敵,和妖獸搏鬥,和其他宗門的人搏鬥。

“雲蒼宗的,你們什麼意思?”

“冇什麼意思,我們隻是想要斷龍天芝,把東西放下,你們可以離開。”

“憑什麼?這是我們先找到的。”

“在武道世界,講的不是先來後到,而是實力至上,強者為尊,不放下,你們就得死。”

“是嗎?那就來試試!”

雙方打起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