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抓住他的手,堅毅的說道:

“你不必這樣,我可以讓你恢複如初,你還可以重新上戰場。霍總,來,幫我一起抬他進去。”

禿鷲恨自己無能,恨自己成為祖國的累贅,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那個人是九爺找來對付你的,他很強,根據他的身法,應該是歐洲雇傭兵團的王者,你可要小心呐。”

葉凡和九爺的半月之約快到了。

看來人已經找到了。

葉凡現在也冇有心思管,先幫禿鷲穩住傷勢。

“晴姐,把高雅溪喊回來,我需要他的幫忙!”

“好!”

葉凡手持銀針,渾身泛著一股淡淡的乳白色氣流,脫掉禿鷲的上衣,看到各種彈痕、刀疤,還有各種奇怪的疤痕。

這些都是他曾經為國而戰的榮耀。

“麻沸散,晴姐!”

王晴對於醫館的事務已經比較熟練了,端來麻沸散,灌給禿鷲。

葉凡開始施針!

十分鐘左右。

高雅溪來了,看到葉凡的狀態,她很激動。

爺爺讓她留下來,就是為了近距離接觸到葉凡的超凡醫術,一直以來都冇機會,終於可以接觸到了。

給葉凡打下手,幫助撚動銀針,感受銀針之間的聯動。

臉上逐漸震驚!

她感覺到了一股非常古老的醫道神韻,不是很明顯,因為她本身醫學道行不夠強大,若是爺爺在此,應該會有更大的感悟。

內心有些激動。

“玉堂、中庭、天突,入三分,逆時針兩圈半,注意,速度要慢。”

葉凡囑咐,高雅溪執行。

撚動銀針,牽引病人體內的一股氣流在轉動,感受到病人身上銀針之間的互動,古老的神韻在遊走。

站在旁邊的霍天南很是緊張,儘管喝了麻沸散,但禿鷲依舊滿頭大汗,表情有些痛苦,整個過程非常煎熬吧。

叮!

膝蓋的彈片終於被取出來。

看著不少肉已經和彈片融為一體,鮮血淋漓的,不知道當初被打時,多疼。

“血濤、足三裡,快,順時針一圈半!”

“犢鼻,梁丘,再入一分,逆時針半圈!”

葉凡處在一種專注、緊張的狀態。

“晴姐,拉住他的左腳大拇指和中指!”

兩個人打下手。

一旁的霍天南不敢說話,大氣不敢喘,生怕打擾到。

餘嘉芸也走過去,看著緊張的氛圍,不敢說話。

這樣的緊張氛圍持續了一個半小時。

麻沸散的藥效過了。

禿鷲發出痛苦的慘叫,咬著枕頭,都給咬破了,強忍著。

“你忍著點,如果不現在一次性做完,你往後還要再次承受痛苦。”

“冇事,你來吧,四我都不怕,我還怕這點痛嗎……啊……唔唔唔……”

又過了半個小時。

病房裡終於平靜下來。

葉凡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,重重出了一口氣,看著渾身大汗淋漓的禿鷲,說道:

“好了,接下來就是修養。”

“晴姐,拿這些藥方去抓藥,小溪,你給他敷藥。”

葉凡走出去。

霍天南也跟著出去,道:“葉醫生,他冇事了吧?能恢複到什麼程度?”

葉凡回頭看了一眼,兩個女孩還在忙碌,說道:

“恢複如初,有我出手,不用擔心,我現在想的是那個歐洲雇傭兵,這人出手太狠了,明顯是知道禿鷲的膝蓋有傷,然後不斷攻擊舊傷。太無恥了。”

霍天南有些擔心的說道:

“還有幾天就到約定時間,禿鷲都不敵,葉醫生……”

葉凡雙手負背而立,看向走廊遠方,走過去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