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他們有共同的敵人——北鬥宗。但並不代表他們之間冇有矛盾,每個宗門之間都有暗流湧動的矛盾。

一旦觸及到利益,那矛盾就更多了。

在秘境是互相之間利益交集最多的地方,也會產生更多的矛盾,有些矛盾甚至出去秘境了依舊在,見到就打,直到一方死為止。

有人打架,有人悄悄采摘靈藥,也有人和妖獸打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依舊守在青陽古劍這邊,跟宗門之人烤肉吃,吃了不少妖獸肉。

雷坤也在不停的吃,不停的消化。

他的世俗之軀不斷被鍛造,加固,身體上的肌肉盤結成塊,儘管現在還是世俗之人,但已經可以拿得動自己的長刀,隻是還無法揮動。

葉凡也是時不時的幫助他消化,吸收妖獸的營養。

“宗主,咱們一直耗在這裡也不是辦法,要不咱們換個地方?”

葉凡看了一眼其它宗門的人,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有其他想去的地方?”

蕭景天拿出地圖,指了一下,說道:“這裡,洪慶在這兒,他說這裡有一些很重要的東西。”

葉凡看了一眼,這不就是那塊墓地嘛,確實很不錯,說道:

“這塊地方有些詭異,咱們可以先讓其它宗門的人探探路,洪慶還在那裡是吧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讓洪慶保持聯絡,一旦有什麼情況,即使通知咱們。”葉凡站起身來,說道:

“你派人在這兒盯著,咱們去下一個地方,那個懸崖深淵,我感覺那裡應該不簡單。”

不在這兒耗著了。

帶著大部分離開,安排人在不遠處盯著,不需要出手,隻需要知道誰拿走了青陽古劍,到時候找他要就行。

“等等,南山宗的人仙境武者動手了。”蕭驚天看向南山宗的方向,確實動手了。

葉凡提停下腳步,嘴角一揚,說道:“終於耗不住了,咱們就看著他們動手。”

南山宗人仙境武者明重樓,手持一把長刀,縱橫無敵,他的身後跟隨著宗門弟子,一擁而上。

一刀開路,橫劈過去,火山口直接被劈開,裡麵傳來妖獸的慘叫和怒吼。

一時間,大批妖獸出現,撲過來。

洪門也有人上去了,跟南山宗並肩作戰。

天涯淵的人也殺過去,包括人仙境武者董壯波,手持一根長棍,一棍甩過去,將一隻巨大的妖獸的腦袋打掉。

殺勢很猛,三個宗門聯手殺過去,特彆是人仙境武者的強勢,妖獸似乎並不是對手。

“嗷嗚!”

一隻妖獸仰天長嘯,似乎在召喚同伴。

果然!

一會兒工夫,出現了近百隻妖獸,還在源源不斷的出現。

廝殺十分激烈。

有修士縱身一躍,想要取劍,卻被一隻妖獸一躍而起,跟他扭打在一起,互相廝殺起來。

不過取劍行動不會終止,不斷有人嘗試跳起來,也是不斷有妖獸阻止。

終究還是人類成功了。

一位罡勁武者握住了劍柄,露出得意的笑容,卻發現根本無法取劍,每一個火山口照射出來的光芒和利劍相連,似乎存在某種關聯。

“師兄,這把劍取不出來,打斷這些連接。”

人類開始摧毀火山口。

不少宗門的人在下邊看著,伺機而動,北鬥宗也一樣。

“宗主,我們聽你命令,你說怎麼打,我們就怎麼打!”蕭景天手持利劍,隨時出戰。

“宗主,我們聽你號令!”

其他人也紛紛點頭。

葉凡看了一眼人群中的王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