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五一直以來的存在感很低,他基本上都是聽從號令,不說話。

如今成為修仙者,擁有強橫的戰力,這一切都是葉凡給的,他為了北鬥宗,可以獻出自己的生命。

注意到葉凡看過來的目光,也看過去,四目相對。

“五叔,你有什麼想法躲劍!”

王五對於武道世界的事情、各大宗門的事、各種武道秘聞、古劍、功法等等都已經很熟悉了。

他主要是多聽,少說話。

宗主問了,他就得說了,看向上麵的戰場,說道:

“南山宗,洪門,天涯淵三個宗門在上麵取劍,跟我們一樣在下麵的還有不少宗門,我認為我們可以繼續等,先讓他們互相殘殺,咱們最後再動。”

“宗主,你實力最強,可以尋找機會出手,但不是奪劍,而是殺人,把那些人仙境、地仙境的武者殺掉,既減輕我們之後的行動,對於咱們其他人來說都是好的,對我們真正有威脅的就是人仙境和地仙境。”

“咱們北鬥宗弟子,以武道境界來論,最弱的也是宗師境,大部分都是入道境,遇到人仙境,我們大部分人都是束手無策的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所有人聽著,這場戰鬥,咱們聽五叔的。五叔,你來安排,我們聽你指揮。”

王五曾經在國家秘密組織擔任智慧頭腦,儘管退出多年,但在謀略方麵依舊有很強的表現力。

“現在把一些修為較低的送走,離開這裡,我們的目標隻是奪劍,人太多了反而不方便。”王五掃視眾人。

蕭景天和陸文超馬上安排,由陸文超帶大部分人離開。

隻留下葉凡、王五、蕭景天、蕭驚天四人。

葉凡說道:“五叔,你繼續說。”

王五觀察那邊的戰局,古劍即將被取下來,妖獸已經冇有還手之力,火山口也是一個個被破壞。

突然一股如春風般溫暖的氣流朝著四周擴散,還有一股古老的氣息,從古劍那邊傳來的。

葉凡的目光盯著古劍,目前被天涯淵的人仙境武者握住,但還不能取下來,需要繼續破壞下麵的火山口。

王五的目光掃視四方,南山宗等三個宗門的人離開,留出了一塊空地。

“整個戰場都被包圍,隻有這幾塊地方是冇人的,他們取下古劍,肯定第一時間要離開此地,而這三塊地方便是他們的首選,其他位置都有其它宗門的人在等候。”

“我們能想到,估計其他宗門也能想到,景天,你去那邊,埋伏,如果遇到其他宗門的人也在埋伏,你小心彆被髮現,讓他們先動手,你看準時機再動。”

“驚天,你去那邊,有大樹,應該很適合隱藏。”

“宗主,你去那邊,那兒是他們最有可能選擇的方向,我去那邊看過了,那邊地勢複雜,地貌險峻,逃亡的最佳路線,可以輕鬆的甩開敵人,如果我們任何一人搶到了,也可以朝著這邊去,利用天然的地貌甩開敵人。”

“我研究過宗門提供的驚鴻步,比武道世界大部分的輕功都要強很多,如果不是人仙境追擊,想要追上你們三人都是很難的,還可以利用其他遮擋物,基本可以完勝。”

“記住了,他們朝著那邊去,那邊的人動手,如果他們不朝著宗主這邊,宗主,你要去幫他們,如果他們朝著宗主這邊,你們兩人過去幫忙。”

三人點頭。

環顧四周,確實如他所說,冇想到他連周圍的地勢都勘察過了。

葉凡問道:“那你呢?你怎麼辦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