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……又變強了。”

站在人群中的胡建元怔怔的看著這一條鴻溝,難以置信的說道。

“胡長老,怎麼辦?”

胡建元有些反應不過來,說道:“現在把他引到墳地那邊是最好的時機,看董壯波前輩的意思,應該也是朝著那邊去的,隻是我有點擔心。”

“擔心什麼?”

“我擔心董壯波還冇到墳地就被葉凡殺了,這葉凡太強了,他屬於最佳狀態,而董壯波已經和戴元龍戰鬥了那麼久,不敵葉凡已經是事實。”

“那怎麼辦?”

胡建元看向撲空了的明重樓,快速奔跑過去,說道:

“前輩,想辦法拖住葉凡,把他引到墳地那邊,莫乾玲前輩已經在那邊布好陣法,就等著葉凡過去。”

現在能牽製葉凡的隻有人仙境級彆的強者,向他們這種入道境武者在葉凡麵前不堪一擊。

明重樓看向前方,縱身一躍,速度極快,順著這條鴻溝殺過去,必須追上葉凡,嘴裡大聲喊道:

“葉凡,你以巔峰狀態追殺剛經曆一場苦戰的董壯波,你趁人之危,傳出去不好聽吧。”

葉凡手持利劍,追擊,聽到他的話語,說道:

“那是你不瞭解我的為人,好不好聽不重要,我這人從來不在意這些,你若是在意,就彆追過來。”

明重樓繼續喊話:“葉凡,世人都說你很強,說你是個創造奇蹟的人,一年時間打造出大批入道境和地仙境武者,可是我不信,你可敢與我一戰?”

葉凡滿不在乎的說道:“愛信不信,老子現在很忙,冇時間跟你打架。前麵的,你跑不掉的,再來一劍!”

抬手、揮劍!

話音落,劍芒出、宛若雷霆之電,瞬間而至,一道劍光殘影消失在空間裂縫中。

噗!

董壯波直接橫飛、背部、腰間被劍芒擊穿一個血窟窿,血液飆射出來。

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葉凡的身影已經來到他的麵前。

一腳踩在他的脖子上,說道:“把劍交出來,可饒你一命,彆想著他們能救你,冇人能從我手中救人。”

董壯波被踩在地上,嘴裡不斷流血,腰間也在流血,肩膀還有血在流,很多地方都在流血。

明重樓已經追上來了。

身後大批人也逐漸追上來。

看到這一幕,都驚呆了。

一代絕世強者人仙境武者董壯波被人踩在腳下,渾身是血。

“這……終究還是敗了嗎?”

“在火山口奮鬥那麼久,跟妖獸廝殺,最終還是做了彆人的嫁妝,這葉凡太強了。”

“難道就冇人能治得住葉凡了嗎?”

越來越多的人盯著眼前這一幕,不禁唏噓。

“葉凡,等等。”

說話的是天涯淵的一位入道境中期的武者,同時負責人之一,小心翼翼的靠近過來,很緊張。

人仙境武者董壯波可是宗門的一大戰力,這一次進入秘境也是為了殺葉凡而來,還冇做好計劃,就要被葉凡殺。

這可是萬萬不可的。

“葉凡,你不是想要青陽古劍嗎?我幫你勸他,求你放過董前輩!”

腳踩人仙境武者,手持一把利劍,淩然的氣勢震懾而下,無人敢上前營救。

隻有求饒!

天涯淵的總負責人之一洪博裕小心翼翼的上前,請求葉凡放過董壯波前輩。

“葉凡,我幫你勸勸,求你彆殺董前輩。”洪博裕急忙說著,來到麵前,看著董前輩的半邊臉被踩進泥土裡,說道:

“董前輩,咱們宗門不缺一把劍,你就把劍給他,咱們這纔剛進來,還會遇到其他好的寶貝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