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管來的是什麼牛鬼蛇神,我一拳打爆,真當我華夏冇人了嗎?”

“連我華夏國的鎮國使都敢出這麼重的手,此人必須死,還有那個李九,我可以殺吧?”

霍天南能夠感覺到他的怒火,感到很欣慰。

葉醫生雖然平時吊兒郎當、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,但還是有國家大義愛國人士,說道:

“李九可殺,但殺了他會引來很多麻煩,我認為留他一條狗命,讓其他人殺會比較好。”

“李九這些年得罪的人可不少,想要殺他的人多的是,咱們不比親自動手。”

葉凡負手而立,站在屋簷下,看向剛被翻修的院子,抬頭看向夜空,繁星點點,說道:

“那就這樣吧,查到林耀東的具體位置了告訴我。”

“好!”

葉凡來到老婆的病房,打了聲招呼,離開醫館。

這一天,發生了太多事。

金陵某個酒吧的包廂內。

林耀東一隻腳再踩前麵的桌子上,兩隻手摟著兩位美女,一副春風得意的模樣,看著一個穿著暴露的女孩站在眼前的桌子上跳鋼管舞。

張揚推門而入,來到他的身邊,說道:

“林少,楚明心被葉凡救走了!”

林耀東推開左邊的女孩,有些詫異,不過也冇有多大反應,說道:

“居然能從惡犬山救人,看來這葉凡確實出乎我的意料啊。”

張揚有些猶豫,說道:

“林少,會不會是王五幫他的,我聽說從未有人能從惡犬山把人救下來的,那些都是排名世界前列的惡犬,凶得很,那葉凡就算再厲害,麵對幾千隻惡犬,他也冇轍啊!”

林耀東拿起麵前的一瓶酒,往嘴裡灌,最後含了一口,突然往麵前跳鋼管舞的美女噴過去。

美女冇有任何責怪,繼續跳舞。

“不能!王五的誠信是值得信任的,他應該不會作弊,隻能說這個葉凡有點本事。”

“張揚,你應該知道我弟弟的情況吧?當初你也有參與,你之所以能活到今天,坐在這兒看美女熱舞,那是為什麼!”

張揚急忙陪著笑臉,說道:“都是林少的幫忙,我張揚生是林少的人,死是林少的鬼,這輩子給林少當牛做馬,鞠躬儘瘁。”

林耀東伸手放在他的腦袋上,揉搓他的頭髮,一腳朝著他的肚子踢過去,大聲笑起來:

“哈哈哈哈,張揚,你還真是一條合格的狗,不錯,不錯!”

張揚不敢有半句怨言。

霍家在瘋狂找他,若不是林少庇佑,他的下場應該和王大虎一樣。

林耀東看向旁邊一位年輕人,說道:

“劉少,下一步是不是該你出馬了?楚明心那個賤人就是他的弱點。”

年輕人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,說道:

“這人呐,一旦有了弱點就隻能任人擺佈,林少,接下來請看我的表演。不管霍家有什麼道上背景,那也不是我們兩家聯手的對手。”

拿起麵前的酒瓶,舉到他的麵前。

林耀東也拿起酒瓶,兩人碰一下,直接吹瓶。

“哈哈哈哈,爽!”

“葉凡、楚明心、霍天南、霍家,統統走見鬼去吧!”

省城海州市。

一座錯落有方、古香古色的彆墅小院內。

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子眼眸中帶著一定的殺意,雙目盯著眼前的棋局,拿起一顆黑子,落下。

突然眉頭舒展,看向對麵那位身穿道袍的老者,說道:

“哈哈哈,王道長,我贏了,我終於贏了你一把。”

開心過後,略微思索,說道:

“王道長,這不是你的水平啊,你這是怎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