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先不管那麼多。

修行要緊!

拿出斷水劍、修行功法,進行修煉。

施展出來的招式越是強勢,時間流速越快,他似乎發現了其中的規律,這個時間的流速是根據自己的情況而改變。

如果是這樣的話,雷坤和陸長老的情況跟自己肯定是不一樣的。

事實便是如此!

雷坤和陸文超很快就分開了。

時間錯位,空間錯位,兩人分彆在不同的時間段了。

剛開始都是尋找對方,後來獨自修煉。

靈蟒很著急,詢問身邊的巨蟒。

“你不用著急,這屬於很正常的現象,這裡的時間和空間都可以根據每一個生靈的實力來安排適合的環境,時間的流動速度也都不一樣,越強,時間流速就會越快,所以不用太驚訝,出去了之後,也過不了多長時間。”

“我第一次誤入時,也是很緊張,摸清楚規律之後就很開心,你也可以在這裡修行,有足夠多的水源、靈藥、靈樹,都是非常適合修行的。”

靈蟒這才放下心來,仔細打量四周。

而在修行的時間裡。

陸文超和李秋水相遇了。

兩人都很驚訝,奔向對方。

“陸長老,你……你也來了。”

陸文超很開心,說道:“是的,我們宗主也來了,你來多久了?”

李秋水仔細算了算,說道:

“我當年是跟範源一起掉下來的,我在這裡已經過去了五年時間,這裡太適合修行了,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,我打算出去了。”

“五年?”陸文超很是驚訝,因為他才感覺到過去一年時間,說道:

“李道友,你可能不知道這裡的情況,你雖然在這裡過了五年,外麵的時間並不是這樣算的……”

給她講了時間流速的差異,著實把李秋水震驚到了。

“你的意思是說這裡的時間流速跟外麵的不一樣,我在這兒過了五年,外麵可能也就是五天而已?”

陸文超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“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,但我發現不太準確,我和宗主、雷坤三人一起進來的,然後突然就被強行分開了,我也不知道咋回事,能遇到你,我覺得都是奇蹟。”

李秋水被這種不符合常理的事實震撼到,經過思考,她決定出去看看,但被陸文超攔住,說道:

“咱們可以把人喊下來,我們北鬥宗有資訊符,我可以聯絡上麵的人。”

說著,當即操作起來。

站在懸崖之上的北鬥宗弟子正在遭遇團戰,經曆苦戰。

“退後!”蕭景天手持利劍,盯著前方,護住身後眾人,慢慢退後,說道:

“諸位,你們一定要趕儘殺絕嗎?”

在他們麵前的是南山宗弟子、天涯淵弟子、長甘宗弟子、雲巢宗弟子、洪門弟子等等宗門都在圍攻。

一位入道境武者開口說道:“葉凡在時,你們囂張跋扈,葉凡已經跳下深淵,估計已經死了,你們現在隻有兩條路可走,第一條,跳下深淵,第二條,成為我們的劍下亡魂。”

葉凡剛剛下去,這些宗門就開始聯手對北鬥宗弟子進行屠殺,他們一直在拚命抵抗,寧舊澗,嘉景宗的人也一起。

但終究抵不住這麼多宗門的聯手,已經被逼到懸崖邊上。

“蕭師兄,再退就掉下去了。”

後麵的弟子們就要掉下去。

深淵不見底,危機不可知,誰都不敢下去。

一位寧舊澗的弟子說道:“蕭道友,咱們已經死了不少人了,反正橫豎都是個死,咱們就跳下去吧,總比死在這些人手裡強,我寧願被妖獸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