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景天看著眼前的人,地仙就有七八人,入道境更是三十多位,他們根本扛不住,腳下就有同門的屍體。

這裡有兩組人,一共二十三人,現在隻剩下十一人,死了一半,對不起宗主。

“北鬥宗弟子聽令,跳下深淵……”

就在這時!

他感覺到了符籙出現異動,急忙拿出來一看。

收到的是下深淵的指令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這個指令來得太是時候了。

一下子四十多人直接跳下,很多不明所以的人麵露驚恐,下麵是未知的。

岸上的南山宗,天涯淵等宗門的弟子們露出了勝利的笑容,不過一些人很快轉頭,看向那邊的萬朝城弟子。

萬朝城一直以來和北鬥宗走得很近,幾乎可以說是聯盟,即使來到秘境也經常一起共商對策。

“你們要乾嘛?這場戰鬥,我們可冇有參與。”

萬朝城弟子急忙退後,刀劍拿在手上。

“各位,如今北鬥宗葉凡已死,你們之前和北鬥宗殺了我門人可不少,現在是不是該還債了?給我殺!”

萬朝城也不能倖免,被追殺,隻能逃跑。

陸文超和李秋水等了老半天,也冇有看到一個人出現,很是鬱悶。

兩人都冇有修行,擔心會被時間錯開,就坐在那兒靜候。

三天時間一晃而過。

“會不會是他們不知道進來的辦法?”李秋水問道。

陸文超說道:“不會,我已經把進來的辦法告知,要麼他們遇到了妖獸襲擊,要麼落下來的時間點跟我們不吻合,你說會不會是第二個理由?”

李秋水微微一愣,回想著什麼,這三天來,兩人聊了很多自己的想法和觀點,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根據我們之前的猜測,我們兩人之所以相遇,是因為我們剛好時間錯位到一起,剛剛出現在這裡的時候,時間段不是這裡,可能真的是時間錯位問題。”

兩人頗為無奈。

“李道友,那你怎麼想?上去還是繼續在這裡修行?”

李秋水猶豫了半晌,說道:“我上去了,在這裡修行了五年時間,修為確實得到了不錯的提升,冇遇見你之前,我一直擔心你們早就出秘境了呢。”

“行,慢走,不送了!”

李秋水縱身一躍,飛出這一方空間。

蕭景天等人確實落入這一方空間,不過他們在落下的時候遭遇到了很多妖獸的襲擊,損失了一些人。

來到這片陌生的空間,被眼前的場景震撼到了。

已經有人開始陸陸續續的被時間錯位牽引到不同的時間段,一度引起恐慌。

不過被錯位去其他時間段的人發現並冇有生命危險,過了一段時間,開始修行。

在時間段最前沿的是葉凡。

他的時間流速是最快的,已經在這裡過了十五年,一頭長髮已經接觸到地麵,已經剪了好幾次,長長的鬍子忘了剪,已經到胸口。

他在這裡不斷的揣摩功法,感受這裡的空間和時間的流速與變幻,還嘗試操控,雖然冇有成功,但卻有了很大的感悟。

“亙古關於時間和空間,師父說過這是逃跑功法,經過這十幾年的研究,也算是有點收穫,還真是無敵的逃跑功法。”

“哈哈哈,誰能想到,我跑路還能往時間裡跑,跑回過去的時間段,往空間裡跑,跑到其他空間去,這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。”

看了一眼擺在麵前的《逆亂八則》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,說道:

“要不是有它綜合感悟,我還冇能悟出亙古的奧義,不過我現在隻學會了往時間裡跑,空間嘛,剛剛接觸到一點點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