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逆亂八則,第一則是時間操控,儘管我隻能逆推過往,不過第二則我也學會了一些,空間置換,鬥轉星移,簡直太牛逼了,不愧是盤古大帝的功法,開天辟地的人就是不一樣。”

在這十五年時間。

他不斷鑽研功法,修行道行,十年前,已經踏上化神期,如今已經是化神期巔峰,隨時能突破到更高的境界。

他現在不著急於提升境界,而是在每一個境界上儘量稍微壓製一下,鞏固得更加紮實,探索出新的東西來。

行走在這片空間的各個地方,基本上每一個地方都被他勘察過了,見證了這裡的每一隻妖獸和動植物。

他有一個瘋狂的想法,那就是想把這片空間打包帶走。

如果能帶回宗門,把宗門所有人丟進去,讓他們在裡麵過了十年八年再出來,外麵才過十天半個月,這就相當於一個無敵的BUG。那麼北鬥宗將會走向無敵的道路,就算是三仙門也不放在眼裡。

可研究了好幾年了,發現以自己現在的能力,根本無法操控這個空間。

他又走了一圈,無奈的歎氣。

“空間和時間的掌控度不夠,或許等我徹底掌控逆亂八則就可以將這個空間帶走了。”

踩著飛劍,停留在一處湖麵上。

看著前方的一片雪山,輕輕一揮手,整座雪山崩塌。

突然摸到腰間的符籙,說道:“這……一時間竟然忘記了。”

趕緊聯絡蕭景天等人。

等候三天左右。

他並不奢望蕭景天等人下來便被自己遇到,他基本上已經摸透了,時間節點不一樣,遇不到的。

隻能讓他們下來修行,這是個不錯的地方。

而秘境中。

到處都宣揚葉凡已死的訊息。

北鬥宗弟子們聽到這個訊息,難以置信,也不願意相信。

自從葉凡跳下懸崖的那一天起,北鬥宗諸人就一直被追殺,去哪裡都被追殺,整天處於逃亡的狀態。

林溫柔雖然很強,但一直被莫乾玲粘著,無法護住北鬥宗眾人。

“葉凡已死,屠儘北鬥宗門人。”

“有冇有看到北鬥宗的人?”

“往那邊跑了,給我追!”

“還有寧舊澗的人,也彆放過,全殺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宗門就像發了瘋似的,追殺北鬥宗弟子,一旦遇到,二話不說,直接殺上去,更是設局圍剿。

已經殺了不少北鬥宗的人。

寧舊澗因為和北鬥宗一起,也死了不少人,而嘉景宗的人卻在得知葉凡死後,選擇冷漠處理,疏遠北鬥宗弟子,對於彆人的追殺,視而不見聽而不聞。

“快走,彆救人了……”

簫柔揮動手中長劍,劍芒照耀,怒殺過去,即使渾身是血、身上血窟不少五個,但她依然要擋住追兵。

“姐姐……”

又一位蕭家子弟揮動手中利刃,和她並肩作戰。

迎麵而來的是人仙境武者明重樓的一刀,縱橫無敵的一刀怒斬而下,斬破空間,斬破一切。

兩位蕭家子弟的強盛殺勢終究還是擋不住人仙境武者的一刀,殺勢破碎,兩人在恐怖的刀芒下被斬殺。

血肉橫飛,甚至連慘叫都無法喊出來。

“蕭師姐……”

逃向遠處的人看到這兩位強者為了給他們爭取時間而死,心痛得撕心裂肺,不停的呐喊。

然而這並不會得到敵人的憐憫。

三位地仙境武者已經殺到眼前。

“山澗戲水!”

李秋水手持利劍,橫掃而來,劍勢驚駭、看似細柔,卻斬不斷,更是擁有一股恐怖的劍芒切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