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源源不斷的大批人進去。

岩洞內很是幽深,還會看到牆壁上有稀少的綠色光芒,宛若螢火蟲,照亮視野,看進裡麵去,很深。

地上有很多血跡,明顯是北鬥宗的人留下來的。

最深處。

楚明月帶著眾人衝進去,看到了盤坐在石塊上的屍體前輩,直接就跪下,說道:

“前輩,我們被人追殺了,求求你救救我們,你還記得我吧?我們見過的。”

“前輩,我臉上有點血,但我們見過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她不停的哀求屍體前輩。

旁邊的人都有些看呆了。

蕭雅拉了拉她的衣袖,說道:“明月,他已經死了……”

這明顯就是個死人,明月卻向祂求救,著實讓人不解。

林溫柔來到屍體麵前,盯了好一會兒,並未看出什麼異樣,隻看到兩旁的石壁上可這兩行字:

血肉破囚牢、守萬世淨土!

目光掃視眼前的屍體,並冇有感覺到一絲的生機,應該是個死了很長歲月的人,屍體千瘡百孔,很多黑色的液體在流淌,還散發出惡臭味。

這不就是師弟所說的那位屍體前輩嘛。

此刻靜坐不動。

她雙手合十,彎腰鞠躬,拜了一下,說道:

“前輩,我們都是修仙之人,之前你贈送《逆亂八則》的人是我師弟,我們是如今世上僅存的修仙者,現在正麵臨敵人的追殺,敵人太多、太強,還請前輩出手相救。”

看到連林溫柔都祭拜,請求屍體救命。

大家雖然還是很疑惑,但不敢說什麼。

在這裡,林溫柔的實力最強,武道世界是個實力至上的地方。

其他人也紛紛雙手合十,彎腰祭拜。

突然!

身後傳來嘈雜聲。

追兵趕到了。

“蕭雅……你們跑啊……”

“楚明月,你們怎麼不跑了?冇路了吧……”

一個個帶著滿腔的殺意,奔騰而來,憤怒的火焰熊熊燃燒。

王天峰和萬天工兩人幾乎同時,揮動手中的兵器,瘋狂的廝殺過去。

林溫柔猛然轉身,衝向兩人,抬手握拳。

就在她的拳頭即將揮出時,一道白光出現在眼前,在這幽黑的空間中格外顯眼,撕裂空間,傳來噗噗聲音。

隻見王天峰和萬天工、以及身後追殺過來的熟人紛紛停下,傳出慘叫,難以置信的樣子,一朵朵血花飆射出來。

這一道光影強大得不可一世,幾乎無視這些人的修為,完全屬於碾壓式。

林溫柔都懵了,冇有揮動拳頭。

“前輩出手了!”

楚明月激動的叫喚,站起來,看著已經站起來的屍體前輩。

其他人也都驚呆了。

死人——活了!

屍體一步一步的走向前去,北鬥宗的人趕緊讓出一條道來。

林溫柔回頭看了一眼,也退到一邊去,目光始終盯著屍體前輩。

九下宗的人卻很懵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這……這活人嗎?”

“王天峰死了!”

“剛剛那道光影是怎麼回事?”

“……”

大家都表示看不懂,但這不重要,是敵人就要殺。

眼看就要吞滅北鬥宗的人了,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絕對不能放過。

董壯波站出來了,看著眼前的屍體,盯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死而不腐,不過是行屍走肉,肉身如此殘破,又能如何。”

抬手,手中戰戟迸發出恐怖的殺芒,周圍IE的一切都被席捲拿起來,恐怖的殺意瀰漫而來。

揮動戰戟,化出淩然的殺芒,劃動而來,似乎空間都破了。

如今的他已經突破,前不久被葉凡差點殺了,之後頓悟了,現在的他是人仙境巔峰,隨時可能進入天仙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