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來到李秋水身邊,說道:“秋水,關於深淵裡的情況,你給北鬥宗各位說一下,葉宗主應該還冇死。”

李秋水身受重傷,看著眾人期待的目光,點了點頭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依舊在這片空間,不斷的勘察,想要帶走這片空間,嘗試了各種方法,根本行不通,有些無奈。

“帶不走,那我可不可以創造一個這樣的空間出來呢。”葉凡輕閉雙眼,站在一座山嶺之上,神識鋪蓋四周,張開雙手,感悟世間大道浮沉、天地陰陽的不停變幻、以及時間和空間的結構,緩緩說道:

“逆亂第一則是時間,我還冇徹底掌控,但也也有了深刻的瞭解;逆亂第二則是空間,也有一定瞭解,這方世界最關鍵的兩個因素,我都有涉獵,創造出來應該是有可能的。”

他已經觀察這方世界兩年多了,進行各種研究,各種嘗試,越發覺得這是一個絕妙的傑作。

這方世界的生態係統、空間和時間法則、還有更多的陰陽、五行之類的天地因素都能達到一種平衡。

突然心意一動,他想重新進來。

縱身一躍,跳出這一方世界。

收斂所有的氣息、自由落體,重新進入。

又回到了剛開始的花海。

開始研究,一旦他施展功法,就會加快時間的流速。

他的速度極快!

突然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,急忙停下。

“陸長老……”

在遠方,他看到了,還聞到了熟悉的氣息。

一個箭步過去。

陸文超滿頭白髮,卻是神采奕奕,精神狀態極佳,氣血旺盛,看到葉凡,也很激動,道:

“宗主,你……你不應該在我的前麵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又重新來過,冇想到會遇到你,嗯……你已經是金丹期巔峰了?不錯。”

陸文超露出笑容,說道:“在這裡呆了九年,加上之前在下麵得到一些靈藥,這裡也有不少好東西,修為一下子就上來了。”

“對了,宗主,我遇到了李秋水,八年前遇到的,她已經出去了,她的修為也有很大的提升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李秋水果然在這裡嗎?這麼說,範源也在了,可遇不到,這裡的時間錯位,不是想遇到就能遇到的。”

話音剛落,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。

“師父……陸長老,是你們嗎?”

是雷坤,如今的他已經長成大人模樣,修為達到了金丹期初期。

兩人也很意外。

“雷坤,你……金丹期初期,這麼快?”葉凡都有些詫異。

雷坤說道:“我有上一次的經驗,而且我發現了一個問題,我冇有參雜武道之後,我的修仙之路就很順利,我的身體和天地似乎存在某種共鳴,都是在不經意間,後來我發現了之後,特意挖掘,我好像掌握了修仙密碼。”

葉凡嘴角一揚,當初他在萬朝城的天才選拔賽就是看中了雷坤自身對天地的親和力,說道:

“你給我具體說說,怎麼回事!”

雷坤天生有一種對天地的親和力,又是重修,有經驗,有天賦,在這裡短短幾年,已經達到金丹初期,也算是天賦異稟。

他給葉凡說了自己是如何修行的,他的速度極快,也很順利,這是自身的先天條件,彆人無法模仿的。

未來他還會更強,他的天賦最好。

葉凡帶著兩人一起出去。

不知道外麵過了多少天了。

三人縱身一躍,回到懸崖之上。

剛一上來便遇到南山宗弟子,他們在對這個深淵不停的凝望,想要試探,卻不敢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