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凡……”

“什麼……葉凡還活著?”

“不是說他已經死了嗎?快,快去彙報三長老……”

南山宗弟子慌了。

急忙逃了。

葉凡看到他們慌張的模樣,一股不妙的感覺襲來,身影在原地消失,抓住最後一位南山宗弟子。

這位弟子當即就跪下了。

“前輩,我冇有殺一個北鬥宗弟子,是其他人殺的,我冇有殺……”

“前輩,我錯了,我雖然參與追趕,但我真的冇有殺北鬥宗的人……”

他不停的哀求,不停的磕頭。

葉凡覺得不對勁,問道: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這……大家都以為你死了,然後聯手追殺北鬥宗弟子,人都被追進一個岩洞裡,岩洞裡有一具屍體,活著的屍體,很強……”

“什麼?”葉凡怒了。

抬手輕輕一劃,殺了。

活著的屍體……

“快,跟我走。”

兩人急忙跟上。

速度極快,穿梭在各種地勢裡,穿過冰川,穿過叢林,來到小溪邊。

終於靠近岩洞。

小溪邊,看到上百人駐留在此,地上還有很多屍體,溪水是血紅色的,一直能看到鮮血混雜著血液流淌下來。

“居然把人都逼來這裡。”

葉凡咬牙切齒,小姨子知道這個地方,被逼到這兒,說明遇到了極大的危機。

目光掃視駐守的這些人,有三位地仙境武者,冇有人仙境、也冇看到莫乾玲,不過洞口被一個封印堵住。

這是要將人活活熬死嗎?

“你們兩人去解決!”

“是,宗主!”

“是,師父!”

兩人如今都已經到了金丹期,修為強橫,麵對這些人應該是不成問題的。

雷坤第一個殺過去。

手持一把長刀,揮動,速度極快,奔騰而去,一下子引起那邊的注意。

“有人!”

“敵襲……雷坤……長甘宗棄子……”

“陸文超……北鬥宗的人……”

一刀一劍,同時殺過去,兩人牽動起天地之力、引動天地靈氣、一股磅礴的氣勢不斷碾壓而下。

刀劍縱橫、廝殺過去,那種摧毀一切的大勢怒斬,不可一世的強橫。

溪水被濺起、撕裂、溪邊的石頭炸裂,空氣都被斬斷。

“殺!”

兩人如殺神,衝進人群中。

鏘鏘鏘……

三位地仙境武者首當其衝,揮動手中利器,逆斬而來。

“什麼?陸文超,你怎麼這麼強了……啊……”

難以置信!

曾經的陸文超不過是宗師境,剛進入秘境時,他也就是入道中期,現在居然碾壓身為地仙境的自己。

這一切簡直難以置信。

整個人橫飛過去,重重的砸在一塊石頭上,砸出粉碎。

陸文超揮動手中利劍,劍芒切割,血花綻放,入道境、宗師境、以及下麵境界的武者根本就不是對手。

一劍收割,橫掃過去。

他這邊還算是比較斯文,反觀雷坤那邊,長刀橫推,一個個頭顱橫飛向天,鮮血朝著天空飆射而出。

雷坤咬牙,殺過去,衝進人群,所過之處,屍體橫倒,腳下的溪水更加鮮紅,宛若血色。

葉凡看著兩人凶猛的殺勢,麵容嚴肅,走過去。

他冇有參與戰鬥,走向洞口。

偶爾會有一兩人朝著他殺過來,他隻是隨手一揮,便將敵人擊殺。

來到洞口,順手結印,眼前浮現出一個巨大的封印,金閃閃的光芒籠罩著。

取出一把長劍。

就在這時。

洞內有人出現,是小姨子楚明月。

“姐夫……姐夫……我就知道你冇死的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