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明月一下子激動起來,看著姐夫手中長刀穿過封印,對堵住洞口的封印進行切割,呯的一聲,封印震碎。

封印一碎,楚明月奔跑過來,縱身一跳,撲進葉凡的懷抱裡,像八爪魚般的四肢纏住葉凡,掛在他的身上。

“姐夫,嗚嗚嗚,我們被追殺得好慘啊,你要給我們報仇啊……嗚嗚嗚嗚……”

她表現的一臉委屈。

葉凡將她放下來,問道:

“其他人呢?”

楚明月看著正在廝殺的兩人,頓時就有些驚愕,說道:

“他們……怎麼變得這麼強了?難道是遇到莫大的機遇?”

葉凡盯著她,她這才反應過來,指了指洞穴裡麵。

葉凡把她丟在門口,走進去。

輕車熟路,很快來到最深處。

一路上看到不少屍體,還有很多屍體身上是灼傷的痕跡。

“宗主……”

“葉宗主……”

終於,大家看到他了。

一下子激動起來,難以置信的看著。

更有人激動的流下了眼淚,眼眶中淚花在打滾。

“宗主……我還以為你……嗚嗚嗚……”

特彆是女孩子。

葉凡看著大家,基本上都有傷在身。

安慰了大家一會兒,走向屍體前輩,雙手合十,拜了一下,說道:

“多謝前輩的救命之恩。”

屍體前輩並不說話,就定格在那兒。

“葉凡,你……”林溫柔走過來,看著他,難以置信的打量,震驚的說道:

“你居然到了化神境,臥槽,你要不要這麼變態。”

葉凡帶著他們出去,順便給他們講了一下深淵下麵的那個空間,大家都很激動,想要去看看。

回到洞口,之前駐守在洞口的人都已經被殺光,楚明月在一旁不停的呐喊助威,陸文超和雷坤渾身是血,正在利用溪水清洗身上的血跡。

“金丹境……這兩人……”

大家看到兩人的修為,很是詫異。

葉凡說道:“你們不用羨慕,景天他們還在,我這就帶你們過去,能得到什麼樣的修為,看自己。”

帶著他們來到深淵,並且給他們說清楚裡麵的情況,以免引起慌張。

隨後葉凡回到岸上,正準備離開。

也有一道身影上來,是蕭景天。

“走,咱們的人被殺了很多,九下宗的人聯手掠殺咱們的人,找人,報仇。”

陸文超問道:“宗主,嘉景宗和萬朝城怎麼辦?自從懷疑你掉進深淵死了之後,離開了北鬥宗的人,隻有寧舊澗的人依舊結盟。”

葉凡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“從此以後,咱們和這兩個宗門冇有結盟之誼,頂多做一下交易,儘量不要有什麼利益交集。”

目光看向李秋水,說道:“李道友,你要跟我們一起嗎?”

李秋水說道:“深淵我已經去過,我們寧舊澗的人也一直被追殺,他們也是我的仇人。”

五人一起出發,第一站前往冰川。

葉凡想去冰川中的那個湖泊看看,來到這裡,看到地上很多血和屍體,湖泊中的蓮花已經被人全部拿走。

顯然這裡的寶物已經被全部拿走。

“師父,那邊有人……是長甘宗的人。”雷坤看向冰川的另一邊。

葉凡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原地,其他三人都冇反應過來,已經看到那邊的人濺起血花,倒在地上。

再一看,葉凡的身影取代了那些人。

三人急忙過去。

地上躺著十幾具屍體,葉凡正在收刮屍體上的寶物,收穫還不錯。

看到還有一人奄奄一息。

“長甘宗的其他人在哪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