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西邊的一線天峽穀。”

“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一道寒芒掠過他的脖子。

五人朝著西邊走。

途中遇到了嘉景宗的人。

嘉景宗諸人很是震驚的看著葉凡,滿臉詫異。

“葉宗主……他……還活著?”

“不是說死在深淵了嗎?他怎麼……”

嘉景宗的人都很詫異。

這一夥人的領頭人是畢誌輝,帶著人湊過來,臉上堆滿了笑容,一副熱情的模樣,葉凡五人確實很冷漠的態度。

“葉宗主,你……我還以為你……”畢誌輝像是之前的事冇發生過一樣,說道:

“你冇事就好,冇事就好,我就說葉宗主實力強勁,絕對不會有事的,你找到北鬥宗的人了嗎?”

葉凡的表情有點冷漠,並不太想理會他,說道:

“畢誌輝,你想說什麼?”

畢誌輝有幾分尷尬,說道:“葉宗主,咱們可是盟友……”

“打住!”葉凡擺了擺手,冷漠的說道:“咱們不是盟友了。”

“不是……葉宗主……”

陸文超打斷他的話,說道:“你們不配,你們以為我們宗主死了,北鬥宗的人麵臨九下宗追殺,你們視而不見,脫離北鬥宗的組合,破壞結盟協議,你們還有資格跟我們談結盟,若是你們參與追殺我北鬥宗弟子,你們現在已經是屍體了。”

這些話說完。

葉凡走了,其他人跟上。

嘉景宗的人愣在原地,有點尷尬、有點不知所措。

畢誌輝看著五人離去的背影,說道:“我感覺到陸文超和雷坤變得比以前更強了,李秋水也是,他們到底得到了什麼樣的機遇。”

一位弟子說道:“這邊是一線天峽穀?那是羅漢寶樹的方位,長甘宗和南山宗的不少人在那邊。”

畢誌輝說道:“咱們也去看看。”

“畢前輩,咱們不是要去墳地那邊嗎?那邊好像出了大物件,更多的強者在那邊。”

“那邊有好幾位人仙境武者,咱們去了,隻能當觀眾,去一線天看看吧。”

一行人走了。

悄悄跟在葉凡五人身後,不過他們完全跟不上。

唯有葉凡五人遇到敵人,殺敵,耽誤了一點時間,他們才追的上。

一路前行,遇到敵人,從不手下留情,一刀一劍一個小朋友,殺無赦,不曾有半分情麵可講。

跟在後麵的嘉景宗諸人都心驚膽戰。

“他們……這是要報複了嗎?”

“肯定要報複啊,前段時間,大家都以為葉凡死了,九下宗的人到處掠殺北鬥宗弟子,那叫一個殘忍,如今葉凡歸來,報複是必須的。”

“這五人好凶猛,遇到的都得死,冇有一個活著的人。”

看著五人出手,乾淨利落,手段殘忍。

葉凡五人滿腔怒火。

他們在深淵之下待了很多年,外麵的世界過去了一個多月,北鬥宗弟子被人追殺了一個多月。

若不是有師姐林溫柔護著,估計早就死光了。

他要這些宗門百倍償還。

前往一線天峽穀,遇到敵人,必死,不問緣由,不給對方反駁和求饒的時間。

呼!

雷坤前往邊上殺了七八人回來,身上沾滿了血跡,並未說話,加入隊伍,繼續前行。

五人都很安靜,很冷漠。

左前方出現了三五個人。

“我去解決!”陸文超手持利劍,走過去了。

冇一會兒,聽到聲聲慘叫,看到幾道鮮血飆射出來。

陸文超走回來了,身上多了一些新鮮的血液。

終於,五人來到一線天峽穀。

這裡密密麻麻有兩百多人,聚集了六個宗門的人,除了幾個九下宗,還有洪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