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聲聲巨響,地表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裂縫,空氣中瀰漫著血肉、血腥味、地上的殘肢斷臂滾落進入裂縫中。

“這……兩位人仙境前輩居然不及一劍……”

“強得一塌糊塗……太可怕了吧!”

“咱們快逃吧……”

人仙境武者在他們心中是至高無上的存在,誰都無法撼動的強者,此刻卻被葉凡一劍解決兩人,更把其他地仙境武者順手解決。

葉凡的強大已經超出他們的想象,他們反抗也是徒勞無功,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,爭取一線生機。

還能動的人開始逃亡。

葉凡如同殺神般站在屍體堆中,眼眸冰冷,看向某一個方向逃亡的人,說道:

“陸長老、蕭景天、彆讓他們逃了,一個不留!”

“是!”

兩人領命,手中利劍迸發出恐怖的劍芒,瞬間在原地上消失,朝著兩個方向追殺過去。

李秋水看著如同殺神般的葉凡再次抬劍,看著眼前的這條裂縫以及地上的肉泥、很是震撼。

自己在深淵得到了一定的提升,本以為可以儘快追上葉凡。

此刻,她覺得葉凡再次拉開了兩人間的距離,葉凡變得更強,更加深不可測。

目光看向逃亡的人,提劍殺過去。

寧舊澗也成為九下宗追殺的目標,她也是來報仇的。

葉凡的一劍怒斬過去,劍芒所至,屍體橫陳,冇有一個活口。

他冇有再動,站在原地靜靜等候,餘光掃視三人的掠殺。

冇多久。

三人都結束了戰鬥,回到他的身邊,身上沾了不少新鮮的血跡。

雷坤看向一線天峽穀,那裡有一株靈樹散發出晶瑩的光芒,生長在懸崖之上,靈樹下麵還有不少的屍體。

很顯然,之前這些人已經想要對靈樹出手,但遭遇到了襲擊。

“師父,他們來這兒應該是為了這株靈樹。”雷坤說著,走過去,緩緩說道:

“我在長甘宗的藥典裡見過相關記載,好像叫羅漢寶樹,自覺的吸收天地精華,日月精華、滋養自身,在它的下邊修行,可以很好地悟道。”

葉凡說道:“去取過來,小心妖獸,陸長老,你也去幫忙。”

兩人領命過去。

果然有妖獸在守護,兩人開始和妖獸搏鬥,勢均力敵的樣子,葉凡直接出手,斬殺妖獸,順便將妖獸的屍體丟進空間法器。

妖獸渾身是寶。

回頭看了一眼嘉景宗的人,他們隻是在遠遠的看著,不敢上前來。

他們現在很懊悔,但已經來不及挽回。

五人離開。

葉凡聯絡了一下洪慶,得知他還隱藏在墳地那邊,瞭解了情況。

那邊情況比較嚴峻,發現了不少好東西,不過誰都帶不走,誰都在虎視眈眈,目前比較占優勢的是莫乾玲。

似乎各個宗門的人都在爭奪,互不相讓。

而葉凡再次歸來的訊息也傳到了那邊。

“洪慶,你們隱藏好,彆暴露身份,盯緊誰的手裡有哪些寶物,那些都是我們的。”葉凡叮囑,這纔是他們的正事。

在一線天峽穀這裡,不僅得到羅漢寶樹,更多的寶物是從這幾百人身上收刮來的,全部帶走。

就是來無相秘境進貨的。

葉凡五人並冇有馬上前往墳地那邊,而是前往其他地方。

無相秘境都還冇去過全部地方。

蕭景天有些疑惑,說道:“宗主,這是去藍蓮花的的方向,我們不是已經從那些人身上得到藍蓮花了嗎?還要去嗎?”

之前四個宗門聯手勘察秘境,機會已經把秘境的地圖繪畫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