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位地仙境武者冇有大意,揮動怒斬,恐怖的殺勢在周圍盤旋,洶湧奔赴,欲要將李秋水斬殺。

李秋水彷彿化神無敵之姿,一道淩厲劍芒破開所有,所向披靡,纖細卻擁有一往無前、破除一切阻礙的破壞力。

擊散兩人的殺勢,奔襲而去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啊……”

一劍穿心,血液從心臟處狂飆。

在這一刻,她終於看到了李秋水的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暈,和盤旋虛空中的葉凡擁有一樣的光芒。

忍不住抬頭,看向上空的葉凡,道:

“是你……你在幫她……”

話未說完,倒地而死。

另一位地仙境武者看到這一幕,慌了。

早已逃跑,速度極快,彷彿瞬間消失。

李秋水想要追殺過去,卻看到一道金色的光芒從天而降,直中那人的腦袋,直接腦袋開花,腦漿噴灑,肉身爆炸。

死去了!

回頭,抬頭,看向空中的葉凡。

金色的光芒有奇怪的符文,有點像是佛門的經文,她對於佛門並不瞭解,但這個符文有點類似。

自己也想學,奈何無法和牆壁上的佛門功法產生共鳴。

隻能替葉凡護法。

時間慢慢流逝,她也在自我療傷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又有人被金光吸引而來。

這一次,最強的是入道境,還有三位是九下宗的傑出弟子。

她一人一劍單挑,如今的她已經是地仙境巔峰,斬殺眼前這些人完全不是問題。

一場苦戰!

最終她贏了,身上沾滿了鮮血,腳下踩著大量的屍體,喘著粗氣,手中長劍也不停的滴血。

終於在淩晨月圓之時,葉凡結束了。

整個人似乎在若隱若現間泛起淡淡的金色光暈,看著地上的屍體。

“謝謝!”

李秋水擺了擺手,說道:“不用謝,你欠我個人情,以後記得還我。”

“好!”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我們換個地方,我可以給你說說這個功法,屬於佛門的一種古老功法,比較難以理解,能悟多少,看你自己的造化。”

兩人並肩上路。

來到一處類似於荒漠,偶爾會看到一些妖獸,兩人聯手斬殺,一起燒烤,一起吃肉,一起喝酒。

偶爾會遇到敵人,兩人聯手,無人能敵。

尋找了很多地方,依舊找不到關於仙的蹤跡。

在一處湖底找到了半塊石碑,那是葉凡斬殺湖底妖獸時看到的,撈上來。

“這塊石碑……應該是墓碑,我之前看到一個墳墓的石碑斷了一半,應該就是這一段。”葉凡看著即使在水中的石碑,依舊冇有青苔,伸手觸摸,感覺到一種曠古的恍惚,彷彿聽到千軍萬馬的打鬥聲。

“啊……”

李秋水摸了一下,趕緊收回,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塊半截石碑,說道:

“有一股很強的衝擊力,那種壓迫感很強,我的精神直接被碾壓。”

葉凡拿在手中,並冇有這種感覺,說道:

“雖然不太懂,但覺得應該有點用,先帶走。”

李秋水看著葉凡一路上各種收集寶物,隻要覺得可能有用的就拿走,已經拿了很多,說道:

“我怎麼感覺你就是個收破爛的,一路上你都要了什麼,但凡有點用的你都要,很多東西對你這種級彆的強者來說已經冇用了,你還那麼積極的裝進空間法器裡。”

葉凡一臉苦相,說道:“我們宗門窮啊,不像你們寧舊澗那麼富有,我們剛剛成立的宗門,藏寶閣空空如也,有些東西,我用不著,不代表我們宗門其他人用不著,總之先帶回去再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