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了一眼這半截石碑,說道:

“它的另一半在墳地那邊,這裡應該也靠近了,咱們過去吧,剩下的人應該都聚集在那邊了。”

兩人幾乎已經把無相秘境逛了個遍,尋找仙兒的足跡,冇找到更多有用的東西,這半截石碑算是最好的了。

接下來就隻剩下墳地,那裡聚集了幾乎所有人。

洪慶傳來訊息,激戰已經打很久了,各個宗門都在爭搶,發現了一些很強大的寶物,大家搶的頭破血流。

“姐夫,我來了……”

身後傳來楚明月的身影,速度極快,還有北鬥宗其他人的蹤影,紛紛出現。

寧舊澗的人也來了。

下去深淵的人全部出現了,他們個個都精神飽滿,修為得到了一定的提升,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。

“宗主,我們回來了。”

身後出現了六十多人,都是寧舊澗和北鬥宗的人。

兩個宗門在無相秘境中損失極大,寧舊澗三百多人進來,如今隻剩下九十多人,北鬥宗五十多人進來,隻剩下二十多人。

看著六十多人出現,個個精神飽滿,氣血旺盛,極佳的戰鬥狀態,嘴角露出燦爛的笑容。

“姐夫……”

“宗主……”

“秋水師姐……”

大家相互寒暄,互相慰問。

李淑豔看了一眼葉凡,眉頭微皺,她本是入道境武者,此刻已經是地仙境巔峰,本以為會稍微接近一下葉凡,卻發現自己根本看不透葉凡的修為。

他到底多強!

“大家的整體修為都有了不錯的提升,是時候大乾一場了。”葉凡掃視眾人,他的威嚴很大,屬於領導地位,寧舊澗的人對他也服從。

武道世界本就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,葉凡最強,他們自然是遵從的。

他繼續說道:“我和李秋水道友把無相秘境逛了個遍,每一個寶藏之地都被人光顧了,寶物也被人取走,目前就剩下墳地那裡的寶物,所有人都彙聚在那裡。”

“北鬥宗的人聽著,咱們宗門貧窮,隻要見到寶物,統統帶走,也許對你冇用,但對宗門其他人有用。”

“還有寧舊澗的人也聽好了,並不是所有寶物都需要我們自己去取,敵人幫我們取,也是一種途徑,你們一切聽從指揮。”

“五叔,你過來一下。”

王五走過去,站在他的身邊,他拍了拍五叔的肩膀,說道:

“五叔是我們北鬥宗的一位智慧型指揮家,北鬥宗接下來的行動全聽五叔指揮,李道友,你們寧舊澗怎麼說?”

李淑豔走過來,並肩站,說道:

“其實你不知道,我們在深淵之下,王五道友已經發揮出了自己的才能,他給我們分析了很多關於那片空間的東西,讓我們快速平靜、尋找到適合修行的方式。”

目光掃視寧舊澗的人,說道:“寧舊澗弟子聽令,所有人聽從王五道友的指揮,不得有誤。”

“是!”

眾人迴應。

王五有些靦腆,看著大家,微微鞠躬,說道:

“謝謝各位的信任,我會審時度勢,指揮好這次的戰鬥。”

隨即,看向葉凡和李淑豔,問道:

“我們這次的目標是殺人還是寶物?”

葉凡說道:“寶物第一,殺人第二,李道友,你覺得呢?”

李淑豔點頭,道:“我同意!”

“出發!”

一行人浩浩蕩蕩前行,王五、葉凡、李淑豔、李秋水四人走在前麵,一路上聽從王五的指揮,儘量不要引起周圍人的注意。

這裡離墳地不遠,很快就看到了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,還有人正在激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