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五在宗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葉凡馬上說道:“馬上隱蔽!”

北鬥宗弟子紛紛一躍上樹,身影穿梭在巨樹之間,任由夕陽照耀。

寧舊澗的也不多廢話,在李秋水和李淑豔的命令下隱藏起來。

葉凡站在樹枝上,看向旁邊的王五,說道:

“五叔,你先待著,我去去就來,我把靈蟒找回來,我能感應到牠的存在。”

王五卻說道:“宗主,你的那條巨蟒我查過,屬於妖獸中王者級彆的存在,不過可能因為代代相傳,以及當下環境的原因,有些退化,他應該是吞天蟒一脈的,具體血脈級彆,應該屬於比較上等的那一等級。”

“你不用去尋找牠,牠如果真心追隨你,定會回來找你的。”

葉凡沉默了一會兒,點了點頭,冇有離開。

大家隱蔽,等候夜晚的到來。

站在巨樹之上,可以看到遠方墳場的戰鬥非常激烈,各種強者為了爭奪某一個寶物而大打出手。

殺人越貨、在武道世界在平常不過的事了。

終於,夜色降臨!

月光皎潔銀白,灑落人間、為大地穿上了美麗的銀裝。

月光從樹葉的縫隙遺落,照耀在不少北鬥宗和寧舊澗弟子身上,他們關注著四周的一切變化。

夜初,一切都還是很正常的。

一隻妖獸都冇見到,甚至都有人懷疑王五是不是搞錯了。

“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這麼簡單的道理。”李淑豔瞪了一眼旁邊的弟子,說道:“我們既然選擇相信,就不要這時候懷疑。”

那人不再說話,但心裡還是不服。

午夜來臨。

終於有動靜了。

“師叔,那邊好像有大傢夥過來。”一位弟子看向遠方,那邊的樹枝在搖晃,甚至被折斷,動靜極大。

不少人紛紛看過去。

一下子,遠方的四周都有動靜了,大家都緊張起來。

“來了,獸潮!”王五麵色凝重,提高嗓音,說道:

“所有人選擇更大的樹木,如果妖獸撞擊巨樹,躲開便是,彆起衝突,快!”

北鬥宗、寧舊澗弟子們紛紛跳到更大的巨樹上,緊緊的抱住,盯著遠方而來的獸潮,還抬頭看到了天上飛來的妖獸,巨大的翅膀遮住了月光。

“嗷嗚……”

一聲吼叫震響四方。

“嗷……”

“嗰……”

一聲吼叫引起八方妖獸的呼應,紛紛發出怒吼,橫衝直撞而來,撞倒了不少樹木,速度變得越來越快。

地表都有些震動起來。

墳場的人似乎注意到了獸潮的來臨,停下了互相之間的爭鬥,環顧四方,充滿警惕。

第一隻出現的妖獸異常龐大,足有四米多高,兩足行走,有點類似於狒狒、又不是,仗著四條彎曲的犄角,如同鋒利的彎刀。

縱身一躍,足足跳起了三十多米之高,揮動巨拳,殺向墳場而去。

“獸潮……好多妖獸……”

“這……我們被妖獸包圍了,趕緊逃……”

妖獸來了。

大批妖獸瘋狂奔襲而來,四麵八方傳來憤怒的咆哮聲,震盪在墳場的四周。

一隻如同大猩猩般的妖獸挑起三十多米高,手握巨拳,轟然捶下,拳勢驚駭,很顯然,這是一隻修為不弱的妖獸。

天空之上還有大量的飛禽妖獸,不斷俯衝而下,張開大嘴、張開利爪,彷彿尖兵利刃,劃破長空。

墳場的武者們看到四麵八方來襲的妖獸頓時就慌了。

“獸潮!”

“是獸潮來了!”

“怎麼突然會有獸潮出現……”

“先不管了,趕緊殺出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