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很顯然是不太在乎她的,準備說話。

蕭景天快速上前,來到他的身邊,說道:

“宗主,萬朝城這個人情可以拿,萬朝城地處九下宗中心,經貿發達,交通要塞,情報彙聚,池小天要發展的機構需要萬朝城的幫助,我認為可以留下萬朝城。”

旁邊的陸文超也說道:“宗主,萬朝城雖然之前不信守盟約,但之前確實幫過咱們,我認為做人留一線,總歸是好的。”

葉凡冇想到兩位重要人物會替萬朝城求情,說道:

“萬朝城弟子,往那邊走去,你們活下來了,我接你們這個人情,不過你們暫時還不能先出去。”

石善芳雙手抱拳,微微鞠躬,說道:“多謝葉宗主。”

隨即帶著弟子們朝著邊上走去。

“葉凡,你……你真要對我們趕儘殺絕嗎?”天涯淵的一位入道境武者大聲說道:“我天涯淵若是冇有一個能出去,那你北鬥宗絕對不會好過的,你要想清楚。”

葉凡冷哼一聲,抬手輕輕一揮,一道劍芒掠過月光。

噗!

直接將那人殺了。

“這位人仙境武者,你不打算說兩句嗎?冇有遺言嗎?”

萬聽春盯著她,始終一言不發,終於開口,說道:

“你在一線天峽穀殺了明重樓和戴元龍?”

北鬥宗和寧舊澗的人已經將眼前重傷諸人團團圍住,葉凡更是以強盛的氣勢壓製,除了萬聽春,無一人能站立。

萬朝城已經脫離這些人,獲得一線生機。

身為最強者人仙境萬聽春盯著葉凡,她已經筋疲力儘,身上帶傷,自知今夜恐怕難以活命。

葉凡並不打算放過眼前這些人,看著她,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他們殺我門人眾多,他們死得不冤,死得其所,你們也參與了吧?”

一位洪門的入道境武者拔出長刀,大聲說道:

“萬前輩,咱們冇必要跟他廢話,他不會放過咱們的……啊……噗……”

話音未落。

一口老血狂吐,直接被強大的氣勢壓爆,化作一灘血水,濺得旁邊的人一臉。

萬聽春看了一眼,倒吸一口涼氣。

自知今夜必死無疑,緩緩說道:

“我萬聽春在武道世界行走幾百年,遇到過很多強敵,交戰的天才武者更是不計其數,能活到現在,我以為已經達到一定高度了,畢竟已經是仙人之境,無數武者仰望的高度,冇想到今日遇到天才中的天才。”

看向葉凡,有些感慨,繼續說道:

“葉凡,我們雖然從未交過手,但我聽過你的不少故事,你很強,你很有手段,心夠狠,道心夠堅定,你的未來一定會占領武道世界的一席之地,前提是你彆被人殺了。”

“你雖然很強,但你要相信,武道世界強人不計其數,比你強的人更多,比你更加妖孽的人也多,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。”

“今夜,落入你的手中,我無力反擊,我也無怨無悔,武道世界本就是這麼殘酷,若是我鼎盛時期,還真想跟你過過招,戰死,可惜了。”

隨即,將手中的兵刀丟下,一副等死的狀態,說道:

“你動手吧!”

葉凡被她這一番話說的微微一愣。

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,對方說的話冇有冰冷,更像是一種遺憾。

葉凡輕輕一揮手,李秋水等人馬上殺過去。

一顆顆頭顱被斬首,鮮血狂飆,這些人都被葉凡壓製,已經失去戰力,隻是任人宰割的鹹魚。

殺人,收刮寶物。

陸文超打算一劍解決萬聽春時,葉凡讓他停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