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前輩,咱們不能一直被困於此,接下來怎麼辦?”

莫乾玲的目光一直盯著高大的太古神猿,說道:

“咱們確實要暫時待著這裡一段時間了,你們幾乎都已經受傷,我需要你們恢複到巔峰狀態,才能殺出去,現在出去隻有死路一條。”

莫乾玲作為絕對的領導者,給出了明確的態度。

大家還是保持比較樂觀的態度,紛紛開始運功療傷,身上的靈丹妙藥也趕緊拿出來使用。

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!

一天時間就這樣過去了。

夜幕即將降臨,妖獸們並未退去,反而變得越來越多,隨著黑夜的來臨,甚至出現了好幾隻結丹境的妖獸。

強大的妖獸不斷咆哮,試圖破開陣法,利爪、巨拳、不斷揮動,劃在陣法上,滋生出大量的星火。

陣法並未破損,而妖獸似乎也隻是懂得強行破陣,並不知道如何從陣眼破陣,隻能不停地咆哮。

陣法中之內的眾人雖然心驚膽戰,但見到僵持了這麼久,妖獸都無法破陣,也算是放下心來了。

“還好有莫乾玲前輩在,不然咱們都得成為妖獸們的盤中餐,還好,還好!”

“這些妖獸不會離開的,咱們趕緊治療傷勢,殺出去。”

“萬聽春帶著四個宗門出去了,估計他們已經安全了吧,要是我們當初選擇的是萬聽春,那該有多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突破了,太好了。”

大家都在修行,自行療傷,消耗寶物。

在治療的過程中,也有人突破了,修為得到提升,自然就興奮起來。

莫乾玲同樣在修行,她雙眸輕閉,修行精神力。

以精神力窺視這幾個大墳,她能感覺到大墳下麵有東西。

隨即命令幾人,開始挖墳。

三兩下,看到棺材,卻是一口銅棺,散發出古老的氣息,想要打開,卻發現根本打不開。

莫乾玲將棺材取出,放在邊上,盯著棺材上的表麵,各種詭異的符文、圖案,伸手去觸摸,頓時感覺到一股磅礴的精神力壓製而來。

嚇得她急忙鬆手。

而此刻,她注意到陣法之外的妖獸們更加瘋狂,不停的拍打著陣法,不少妖獸更是強行從入口衝進來,明知會死,但依舊如同飛蛾撲火般的進來,表達他們的憤怒。

“莫前輩,那些妖獸變得更加暴躁了,會不會是因為這個棺材的原因?”也有人注意到這一幕的發生。

莫乾玲看了一眼,並未說話。

關注點一直都在眼前的棺材上,小心翼翼,再次伸手,儘量控製來自棺材的壓迫之力,逐漸接受。

古老的氣息、奔騰磅礴的大勢,一下子醍醐灌頂,腦子裡的精神識海彷彿一下子就被擴充了數倍。

精神力一下子得到了大幅提升,感受到了大鵬展翅,飛騰萬裡,扶搖直上九萬裡的大勢,巨鯤遨遊無儘汪洋、在夜裡一躍而起,飛上萬裡星河……

在星空深處,彷彿感受到了一股邪惡的力量,如同一隻巨大的觸手伸來,無儘的碾壓之勢帶領著無儘黑暗、那種痛苦讓人難以承受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發出一聲驚叫!

她猛然抽回手臂,滿頭大汗,難以置信的盯著眼前的銅棺。

再看向自己的身體,稍微感受一下身體的變化,實力確實在提升,剛開始的狀態挺好的,可怎麼突然就會有如此邪惡的黑暗鋪天蓋地而來呢?

“前輩,你冇事吧?”

其他人見狀急忙上前關切問候。

他們就指望著莫乾玲帶著他們殺出去,可不能出現意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