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咱們需要你的靈蟒的幫助,能聯絡到牠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牠已經在附近了,我冇讓牠過來,以免暴露咱們的位置。”

“帶我去找牠!”

嗖!

葉凡帶著王五,踩著朝陽的第一縷陽光消失。

再次出現,依舊在一棵巨樹上。

靈蟒巨大的身軀盤著巨樹,龐大的腦袋出現了兩個明顯的犄角,還分叉了,身上出現了一些彩色。

“你……你的修為提升了?”葉凡有些詫異。

靈蟒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特彆是身上的鱗片和犄角。

靈蟒的大眼睛裡有驕傲灌注,以精神力和葉凡交流,說道:

“我已經是結丹境,我在深淵之下修行,覺醒了某種古老的修煉之法,那種是可在血脈的,根據我的族人所說,那是屬於我們吞天蟒一脈的專屬功法,我的體貌特征也出現了一些相應的變化。”

“你也變強了,現在情況如何了?我聽到一些訊息,似乎不是很好,妖獸們掠殺人類,我一直很擔心你們呢。”

葉凡還在不停的打量著牠,明顯能感覺到牠的變強,說道:

“我們冇事,就是墳場那塊,引起了獸潮,我們宗門之人就是坐山觀虎鬥,順便坐收漁翁之利,現在遇到了點問題,需要你的幫助。”

“五叔,你給牠說說,直接說,牠能聽懂。”

王五看著巨蟒,也很詫異,似乎在印證他的某種猜想,不過現在不是談論猜想的時候,說道:

“目前莫乾玲以陣法和封印把整個墳場籠罩起來,鑄成自己的一方空間,妖獸們進不得,一旦進去就會被壓製。目前出現最強大的妖獸是涅槃境的一隻白狐。”

“估計不是莫乾玲的對手,他們那些人都在療傷、修行,儘可能的煉化目前所有的寶物,到時候以莫乾玲的陣法和封印作為護盾以及壓製,其他人在恢複到巔峰狀態,殺出去,應該是不成問題的。”

“我們現在想幫忙破陣,但擔心妖獸把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,看我們是人族,把我們當成發泄對象,那我們就得不償失了,所以需要你進行溝通,你同樣是妖獸,應該比我們更有親和力。”

說到這裡,停頓了一下,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妖獸對於自己人有極為敏銳的嗅覺,你原本不屬於無相秘境,牠們對你可能會有所警惕,你先不要太過早暴露自己的需求,可以先進行試探。”

靈蟒聽後,馬上把自己的話告知葉凡,以精神力的方式溝通,讓葉凡轉達給王五。

葉凡說道:“牠說在這邊結交了一些吞天蟒一族的人,這些天也在跟當地的一些妖獸進行結交,應該不成問題。”

王五點了點頭。

靈蟒馬上離去。

王五這才說道:“牠在返祖,牠的未來肯定會很強,我之前看到過相關記載,蟒蛇返祖可化龍,牠的特征已經很明顯了,頭上長犄角,身上出現了彩色,似乎就是吞天王蟒一脈,屬於這一脈的王族。”

“妖獸中,王族有著令人尊貴的血統,同一種族,族中妖獸見到王族血脈都會有一種臣服的心理,牠找了本地的吞天蟒一脈幫忙,事情應該會順利很多。”

兩人很快回到原來的位置。

告知眾人,等待!

而葉凡和王五已經看到靈蟒前往墳場那邊,正在和那些妖獸交流中,似乎出現了爭執,還引起好幾隻結丹境的妖獸對四周的巨樹、山峰進行掃視,眼中帶著凶光。

“我怎麼感覺這條巨蟒有點眼熟啊……”-